20090621

[Young Adam]:未到彼岸,就繼續飄蕩。

戯,仍是在看的,不過書寫的欲望忽然驟降。除了理直氣壯歸咎于偶有浮現的低潮期,另個原因大概是越來越自覺文字組合能力太笨拙——光影本身的意象加上歲月賦予自身的回憶對照,幕幕光景要多觸目驚心要多細緻延綿都有。打正旗號以搵錢為目標的商業片和經歲月打磨的大師作品同有不小心觸中地雷的偶然;我的感動你的領悟,可以是天淵之別也可能一致得來無聲勝有聲。這些那些,文字能留駐的能表達的會有多少。

關於書寫電影。每逢看見新影評上榜總有無窮的誘惑力,再懶得看文的日子裏也會忍不住點進去看。喜歡書寫風格的百花齊放,甲有甲專業技術嚴謹分析,乙有乙浪漫抒情,丙有丙自顧自絮絮訴說往事對照記。有人看見深刻意義反復思考,有人純粹看明星往來,有人看見意境如何複製人生,有人愛看墻上畫報瓶裏花朵主角手中捧著一本什麽書。各自各精彩各有各的好,只要文章看了三行後仍有教人讀下去的欲望。然而看多了,每每會對似是而非義正詞嚴投射自己的大道理毛骨悚然,太堅持道德立場或太執著于正軌的,始終教人害怕兼且避之不及。因此對於書寫更加不確定——我渴望的大概是輕盈,更似METAPHOR的文字道路。也像尋覓知音的一種方式,有共鳴的總能看得見,恰巧頻道被轉開的看見了也許會以爲不過一場戯虐一種玩笑——說不在乎,大抵也只能是這樣。

*

《Young Adam》對我最大的誘惑力,是兩個名字:Ewan McGregor和Tilda Swinton。都是長期處於溫柔但從不試圖掩蓋邪氣自我光華魅力四射,同樣形象鮮明注定處於領導位置的人。眼神淩厲得隨時透人而過,如果眼睛真是靈魂之窗,他們的窗不是讓你窺見内心的途徑,而是釋放欲望自信光輝的出口;你看見的,充其量也不過是他想讓你看見的。更多更深沉更不可測的下一步,統統清楚明確地潛伏在他們的意識裏。Tilda Swinton更一直都被看作是傾慕已久的英國導演Derek Jarman的繆斯,Jarman的大多作品仍無緣拜見,能一親他的繆斯,對一個影迷來説似乎也起了點點的慰藉作用。

背景是色調偏冷的蘇格蘭鄉鎮,一家三口和一個停駐浪人。永遠都在削馬鈴薯的女主人,豪邁粗獷的男主人和一個陰鬱沉默的浪人。故事一開始就是一宗無名女屍的懸案,然而鏡頭對觀衆大量發放綫索不留疑點,坦然地告訴你這不是懸疑片。我們跟著鏡頭循著時間在River Clyde上打轉追尋一探究竟的,以浪人為中心。常見的餐桌下赤腳調情,多次在與男主人外出消遣時半途離席,他和她的捉奸在床更像是迷藏玩累了的孩子乾脆攤開底牌——錯過了時間敏感度於是被窺見,並非男主人時間錯誤的半途闖入。之後是坦蕩蕩的二選一,兩人的關係到了這裡分出高下。本來是你情我願旗鼓相當的遊戲,到了角色調換時候就變了位置:做選擇的是她,下手進行改變的是她,為現實考量安排的是她,計劃未來憧憬美滿家庭畫面的也是她,被徹底征服姿態放軟的也是她。而他不過安然繼續接受改變,有種不妨一試的感覺;他愛她,但你説不準什麽時候他興致一來拿起包袱走人。

引狼入室的,首先是男主人。然而角色互換以後輪到她來引狼入室,雖引進的那匹女狼沒有氣質也並不美艷。很難説她是在實驗愛情探測溫度,還是真的對他太有信心?

*

浪人的前身是潦倒作家,在一所小公寓裏窩居兩年。一如所有不得志而自卑後自大的大男人心態,以欺負淩虐供養他的溫馴女友來滋養自身氣概。小公寓裏忽如起來的性暴力混雜著醬汁淋漓的宣洩,他自我積壓的能量在她無限的包庇縱容裏得不到滿足;愛情縱是雙人舞,一進一退步伐太齊整也會失去迸發的火花。

離開她以後,偶然重逢無意中造就悲劇;跟著時間過去他見證了法律的愚昧,無名女屍的身份水落石出,然而被定罪的那一位在衆多言之鑿鑿鐵證如山的輔佐下其實無辜,只有他知道。然而他該怎麽辦?挺身而出大概也會同樣落至水洗不清的境地,沉默卻是欺騙。人間再頑皮跳脫脫軌放任總有縱容他的人或許無妨,當被逼面對的是自己的良心或天上的那一位,他又該怎麽辦?

這樣一個遊戲人間,不尊重愛也不重承諾,放肆得教人無所適從的男人——下意識你會覺得似乎無法怪他,總有理由為他開脫的,也只有Ewan。

2003 · UK

Directed by: David Mackenzie

Cast:

  • Ewan McGregor as Joe Taylor
  • Tilda Swinton as Ella Gault
  • Peter Mullan as Leslie 'Les' Gault
  • Emily Mortimer as Catherine 'Cathie' Dimly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