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04

廣島之戀:美好的。

半夜跑到雪家裏聼歌去,不小心聽見廣島之戀,就此停下所有動作,掉進某种屬於過去的略微殘酷但餘溫尚在的記憶裏賴死不走。經歷過十幾天的低潮沉潛期,再出發並沒有生性一點,仍然隨時隨地隨性轉頻道,並不專心。

有人說,眷戀一首歌也許是挺危險的一個動作,不經意就顯現出時間有多快多不小心怎樣地溜了過去。但無聲歲月有背景音樂作陪,又是有多可遇不可求的事,還該計較什麽。當故事退色漸被遺忘,偶爾某個角落流瀉的音符卻能神奇地喚起屬於當時的一種味道,被雪藏的於是才能慢慢被解凍;有些快樂如果不能再,是因爲心不再純樸乾淨一如最原始的那一瞬間。並不需要很憤慨地去追求重現,只要記得,仿佛就能RESTORE囘某部分的自己;再不完整始終也比原本的多了零點幾百分比。

故事的主角已經忘了。那是對所有感情事懵懵懂懂對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愫猜測的一個年齡,範圍大概離不開虛擬世界裏的那一群人,或許也不曾有過特定對象,不過是關於一場可能發生的愛情的事先預測結局。強說愁的年代是這樣,什麽歌只要愛上就覺對味,再十萬八千里的也能扯出一堆關聯。關於虛無縹緲的網戀——那時人們熱衷愛上橫跨地球時差以四分一/半個地球計的另一位,沒有相片沒有資料甚至不需固定ID,憑藉的是一個最不可靠的隨時更改的名字。有完美結局步入教堂的,更多短暫隨時聚散的,因沒有負擔沒有期盼沒有下一個時刻一起上綫的約定,更愛沒事對號入座進入這一首歌假設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有沒有認真過,忘了。有沒有痛心疾首地緬懷過,也忘了。乾淨簡單能比一張白紙,想象過的苦極也有限——不識愁滋味,聼這樣一首歌感這樣一個意境,關於道德邊境的想象也一樣漫無邊際,什麽都越軌,更像什麽都浪漫美好過。

*

還有一首曾經很愛一起網上唱過的——BSB的AS LONG AS YOU LOVE ME。誰還記得,當時我們說過那歌詞有多貼切?

(Sebastian & Shan,你們如今在哪?)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