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6

一朵茉莉



我們在一個營地裏,三天兩夜的營。我們各自帶了三套最簡單的T恤短褲。
來到陰森森黑沉沉貓森林的入口,月和幾個人若無其事地鑽了進去。我們站著發呆,領導說,別進了,咱們經過就算了吧。於是一天的行程縮短成兩個小時,其餘時間,回房裏呆著吧。

走過長長螺旋樓梯,我們上了充滿未來感的金屬世界。一個人走在我們前方,走著走著,背後忽然長出翅膀,小小的僵硬的,像最沒誠意的舞臺用具。人飛了起來,每兩下又跌下。迎面飛來另一個翅膀略大但同樣僵硬的人,漠然朝跌下的人看看,飛過。那表情,像每天早晨在走廊上遇見不相干同事一樣既陌生又熟悉的無表情。跌下的人恨恨地喃喃咒駡,繼續往前走。

我們的房間堆滿亂七八糟的紙箱,要走過得攀爬在雜物與蜘蛛之間。帶來的衣都沾染了塵,我們守在門口,等候外邊唯一的浴室放空。好不容易空了,我沖進去,滿滿一地的污垢,馬桶蓋上沾著枚成了化石的煙蒂。我隨便地沖,和你圍著毛巾坐在窄小的床上。一個膚色黝黑毛髮亂長像永不洗澡但沒氣味的男人拖了個和我們一樣圍著毛巾的女孩進來,小小的一房間雙層床,住了六個人,三男三女。

我走到室外,遇見了K。塵埃飛揚牆壁地上一式黑漆漆的室内陽光滲不進來,人們心浮氣躁易怒而安靜,但K氣定神閑面帶微笑。K牽著我的手,一起走向窄小的房間裏。一線陽光從鐵窗上照進來,灑在K白皙而佈滿柔軟細毛的手臂上,有多美好;多希望時光此時停住,我的手,和K溫柔的手就此凝固著,天長地久。

但我手上、膝蓋上忽然長出許多如刺青般的圖案,一式的雙圓圈内大小不一的星星,還有一些我看不懂的圖與文。原本室内那男人吐出一口煙,閑閑地說,這營地的作用是將人們分出天使與魔鬼,日裏你看見那些開始長翅膀的是實習天使。我們都在等待一個結論,而今你首先長出了圈圈,圈圈是你的標記,今晚上你的命運即將論定,是天使,還是魔鬼?

明天睜開眼睛你就知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