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1

[Lisbon Story]: 非書寫電影。

爲什麽喜歡公路電影?湛藍得刺眼的天,靜止的雲朵,無止境的路,無風不動的樹,都討厭地冷眼旁觀著人們的孤寂。他們都像存在了千百年,低著頭在其上匆匆路過的人不過是眨眼即逝的小玩意,算得了什麽。你哭,你笑,你飢渴至死也沒什麽值得誰動一根眉毛。

不是會得慰撫人心的愉快場景——說到底是誰定義了大自然的存在就非得扛上慰撫人心的功能,會否將自己看得太重要?上了癮似的死追公路電影,追逐著人們在荒涼的路上追趕跑跳,從Wim Wenders漫無目的地追尋橫跨三部70年代作品到90年代的Lisbon Story,公路上的景觀,從西德到葡萄牙似乎都一樣,仿佛都是那朵云;太陽底下能有什麽新鮮事,物質不滅論裏我們都在積極地輪回著;到Coen Brothers那些不算公路電影但一樣蒼茫荒涼的路,裏頭蘊含著的又是另一種驚心膽顫但同樣惹人心煩的漫長等候瞬間一槍斃命。都是bad feeling,但就是有強烈的魔力誘惑著人們(至少是我)無法停止地追蹤下去。也許,是因爲隔了一層屏幕兼且遙控器始終是在我手中.. 當時間能由自己控制,將什麽都有趣。

*

愛看樂手們在表演中嘴叨一根煙的拽。煙霧迷茫是bonus,重點是看當雙手在忙,怎麽處理餘燼是展現一個人的酷指數的考驗。愛是寬容的:所以開始注意並愛上這姿態,很自然是親愛的Brian Molko和愛屋及烏的Stefan Olsdal,舞臺上他們都有這賞心悅目的惡習。吸吸下將煙擱在音箱上是常見,而另一個慣性動作是夾在耳朵后——這個我老是想不透,不擔心音樂玩得過癮的當兒煙剛好燒完燙到耳朵麽?

說囘Lisbon Story:在古舊大屋裏忽然出現的樂團Madredus,真實的塵埃飛揚中同樣有根煙在燃燒。這一幕很美。隨後響起的歌聲,是能洗滌一個人的魂過濾純淨的那種。Madredus是真實存在的葡萄牙樂隊,音樂風格綜合了葡萄牙傳統音樂和Folk Music。歌詞裏常出現海洋、河流、旅行和茫然等等甜美的憂鬱。

文德斯1976年的《Kings of the Road》中,主角的職業是巡迴各電影院提供放映機修護或放映;《Lisbon Story》中,是配音工程師——兩者的飾演者同樣是Rüdiger Vogler 。配音工程師受片中導演的邀請到Lisbon為他的電影錄音製作。他一波三折地到了Lisbon,導演卻不見了,他於是一個人拿著支麥克風大街小巷蒐集聲音,鳥鳴聲、孩子聲、大樓裏傳來的生活對話、街道的聲音等等。也遇見了可愛的人:小孩,樂隊等等。大家都見過導演,唯獨他沒有;末了終于遇上對影像入了魔的導演是一回事,他在途中認識體悟到的,才是真實且完全屬於自己的。

仍然是Wim Wenders,仍然是公路電影,從天使到人都在無盡的城市荒原中漫無目的地追尋,和好音樂。假期多天仍然徜徉在上世紀的文德斯裏,要先進入一個世紀感受過這個世紀,才邁入下一個據説不同的時代。

1994 · Germany/Portugal

Directed by: Wim Wenders

Casted:

  • Rüdiger Vogler as Phillip Winter
  • Patrick Bauchau as Friedrich Monroe

Music: Madredu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