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2

用力的。

生活需要嚴謹。那些飛揚不羈的人生背後,充斥著的是自覺或不自覺的嚴謹。自覺的如達利,從設定自己要成爲什麽樣的人開始就嚴謹對待自己心中的達利;不自覺的有許多行爲看似怪癖瘋癲的天才——天生地對某件事情抱持狂熱,義無反顧專一地一頭栽進去是骨子裏深埋的對才能的嚴謹堅持,末了也成爲透徹的自己。

而散漫的,如你,似我,在面書推特即時通上給自己再多標簽訓話,終究也只有在寫出那行字的那當兒自以爲得到某种啓發,爾後很放心地繼續散漫下去。

散漫,如我,你可以例外。感謝以上種種唾手可得的自我剖白,多年不見發現你依然一如往昔;你此刻說的那一句仍和十五年前那封信上的語氣一樣,你立下的志向你的目標仍和七年前你說過的一樣;當時我們以爲三十太遙遠,現我時時刻刻錯覺以爲它已經提前來到。永不能活在當下,或在當下不過是騙人的讓自己好過點的一句話,每一天你都在遙望你願意永遠遙望的,每一刻你都在悔恨從前,到一天你忽然願望時光飛逝你搖籃裏的小寶貝忽然都亭亭玉立養得起自己。當然也不能太悲觀——有人夢想成真的,真的。

是那些對自己嚴謹的人麽?

*

其實我對自己的要求從來不會太高,不過我太散漫,檢討。書寫是一種整理兼疏導的方法,太久不寫就會像統統阻塞住,出不來。於是會得發現,此刻寫下的每一顆字都是擠壓出來的,不痛快的宣洩放肆,我不敢回頭細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