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4

就(帥氣的)青春發言。

我原來不是對數算日子很坦蕩蕩的那一類人。

我不會很大方地拿著大聲公報告活到今天已經虛度多少年光陰,也不會遮遮掩掩要你費神猜測;若你問我,也許我會很誠懇地告訴你我到底呼吸了幾年空氣且附上零頭告訴你幾月幾天,包保童叟無欺。反正,青春與暮年不過一線之差,十七嵗看三十嵗像看見人生終點站,四十八看廿八嵗是青春正茂,三嵗看十八是開到荼蘼,九十嵗看四十五人生才剛走了一半,正鮮嫩欲滴呢,關於年齡和青春的關係,不就只是這麽一回事,或者說,青春根本不關年齡的事。

不過到了一天,看了一齣電影正在豔羨懵懂無知有多美好忽爾厭倦;何必再花時間去回顧去慨嘆,像今天劉燁看《藍宇》,翹著二郎腿粗聲粗氣打哈哈說那年的生澀是不在了。不在就不在,沒了昨天還有今天,如果永遠踩在同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狀態裏不停原地踏步才叫可怕。

於是我們前進。不帶指南針不帶地圖不帶乾糧清水駱駝就那麽不管天南地北地前進,有路就走。你說這是虛擬世界有啥好玩,干嘛花時間費力氣為其瘋爲其癲爲其癡爲其狂,值得麽?若我愛你我會問你你懂什麽是愛麽,你知道如何區分真實虛擬麽,吃喝拉撒材米油鹽是真實,建構一個Sim City是虛擬,狂喜哀愁看不見摸不准的七情六慾是真實還是虛擬?我可以對著碰得到的你視而不見,也能為某個隱形人掉一卡車眼淚。這這些些也許都叫浪漫,浪漫不是TVB教落的花前月下一院子燈籠一沙灘蠟燭,浪漫是在澎湃洶湧的激情下激發出來的自由抒發,個人特色的綻放——是的,在這圍城裏這是唯一的出口,你發現了麽?

你發現了,也許你不自覺;身處這世界不盡美好,力量太微薄欲望太強大,於是我們漸漸漸漸悄悄悄悄,來到這一片青草地,各自栽種獨有的花園,到長出遍地花朵或者青菜蘿蔔各隨所好。構築的不只是一個虛擬花園,到一天會發現真實虛擬根本沒有畫下分界綫的餘地,我攬著你穿街過巷,你的笑聲裏混合了我放肆的叫囂;我寫下的字是予你最親昵的名字,在彼此的相本裏閃耀著驕傲。

不停不停地前進。能前行,能見新鮮色彩,能再愛,能雀躍歡欣偶爾失控放肆揮霍,能暫停媚俗的笑,青春就能如影隨形隨意隨時爆發;不老,終將不再是神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