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9

快速遺忘的夢。

醒來,我狠狠地復習了一下昨晚的夢。依然清晰,很有起承轉合地重演了一遍。是一個混雜了無以名狀的哀傷的夢,醒來心情沉鬱到一個境界連看見的人也感覺怎麽這麽灰。

但是三十分鐘後,忘得就快一干而淨。

依稀只记得我偷窃了我自己。趁著名警探轉過身的時候,我在我的書房鋸下了一塊木板,偷偷將裏邊的書搬到桌子上。然後我忽然發現我這樣做並沒有意義,櫃子裏沒有機密也沒有值錢東西,於是趕快拿紙巾乙張,用口水沾濕然後將木板旁邊的指紋抹去。然後木板放囘原位,警探轉過身來。(如果是電影情節,大概整個銀幕都將會是被唾棄的口水。)

我依然被嫌疑。但是名警探無奈地說我可以離開。為免他有時間後悔,我選擇了最快的捷徑,從某個天井裏滑下去。滑到底下我找不到門,但是我剛好遇見某位端著餐盤的人,於是追蹤著他出去大街。大街上我又遇見了親愛的一家庭(這是一個人與人極度親熱的城市,你幾乎都認得一半以上的人),於是我混入這一家庭裏走在大街上,避開這些那些正在等候著要追蹤/逮捕我的人。

但是我究竟做了什麽?忘記了。是什麽能讓我驕傲地擁有一整幢大廈?

我想,大概是G.I.JOE的遺毒未清。兩天裏看了兩遍,我開始愛上我自己的莫名其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