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3

自作孽是一種態度。

殘酷起來什麽话都說得出,近日慣性動作是對住Facebook上的言語對住會議中的一句話設想最毒辣的回復;如何一句話激一個人立馬三更跳起來狂性大發咬死我,挺有信心地說我幾有心得。驗證過的,嘴癢手癢時一個不小心也換來過怨恨的眼神,透過大聲公發放的火氣,或者還有我聼不見的咒駡。偶爾會疑惑,爲什麽不?如果激怒一個人是一件如此容易的事,我爲什麽不?不見得就怕了狗急跳墻的抓狂(不是不怕是太短視看不見那可能發生的危險性),也不是真的善良地留三分餘地,也許不過不想浪費my precious time。

Brian在日本大阪的Summer Sonic'09演出中半途昏倒。毒舌粉丝(?粉絲不都癡迷的麽,也有毒舌的?)恶毒下判是毒品滥用的後果,漠视人家9天内跑5個國家場場精彩的拼命。對Brian來説,drugs也許更像是一種已經過時的炫目姿態,歌詞裏的不避忌,訪談裏的坦然,真實裏的他清醒得連渴望sub-conscious都難。發言人發官樣文章辟謠不忘宣傳——Nasty rumours spread by ignorant people aren't worth your time - spend it doing something far more interesting, like watching amazing videos of the band performing, captured by amazing fans, on the OFFICIAL PLACEBO YOUTUBE :)

Attitude。自作孽是一種態度。偶爾被咬,我會很坦然地接受那是我自食其果的囂張,只可惜我不能學他們很灑脫地說去吧,去YouTube看看我吧;或者我能說的是去吧,去我的Blog看看我吧——但這樣做是不對的,始終我的Blog裏長期飼養著一只只裹著藥布的痛腳,等候有閑人士來抓。我在我的文字裏盡情放肆矛盾自我衝突沉溺墮落偶爾朝氣蓬勃陽光普照昭示病態的乾淨純粹,我不隱藏我那些極偏頗的嗜好偏愛,也放任我的媚俗無聊自大四處攀延。

我愛的,我極愛極愛的不止是偶爾被稱小明星的那些橫空出世的華麗麗的臺上妖孽;還有這裡那裏我曾經對著你們說愛的姐妹兄弟們。愛啊愛啊。愛讓世界更美好。

至於惡,心情正好的時候就來玩玩過兩招吧;不然,別浪費珍貴的時間,還是將時間用來做有趣的事比如上YOUTUBE看看絢麗的演出,OFFICIAL PLACEBO YOUTUBE

哇卡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