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3

半個星期天飄過的句子。

「你知道該怎麽做?」老太太說,「就是逼她去做事,兩手不閑,她就不會無所事事、亂費心神了。這都是因爲她太空閑,胡思亂想的緣故。」

「可是,她並非無所事事呀!」夏爾說。

「啊!她有事?什麽事?看小説、讀反對宗教的書。更糟糕的事還在後頭呢。我可憐的兒子..」

當人們習以爲常地頂著空虛的軀殼過日子,以爲兩手間的忙碌説明了一切的意義;當人們絮絮訴説著(沾沾自喜地)日常生活的忙碌,炫耀自己的實用性,為完成一件工業裏的職務甚至不問爲的是什麽;當人們鄙夷文學、藝術、音樂、跳舞的重要性,靈魂就只能卑微地躲在一角並在主人油盡燈枯前消失。當人們帶著不屑一顧的語氣揶揄你對灌溉靈性的追求,是因爲他們在害怕——害怕別人的豐滿襯托了自己的膚淺,於是聯合了身後所有稻草人一起試圖掠奪你並不堅定的意志,要求你與所有人一樣地空空蕩蕩,游離飄浮。

她的欲望太強烈了,誤以爲感官的奢侈享受就是心靈的真正愉悅,舉止高雅就是感情的細膩。

勤於耕種爲的是能滿足肉體的需求與欲望,我們都應努力。你的唇間舔到了新鮮麥子的香,你領略到了清澈泉水的甜,你從心底讚頌世間與活著的美好。但是人們永不會為當下而滿足,得到了基本的就追求更多是本能,於是有人侵略別人的田地以獲得更大的財富(與建立了身份地位的認同),也有人追尋自我的填塞與思想感受上的富足。到一天失衡,注重心靈的恥笑物質的膚淺,耽溺感官遊樂的不屑清瘦蒼白的身軀——説穿了大家其實不過都在彼此妒忌豔羨著。

當每天的欲望均得到滿足,眼光能透出不在乎的神采,並心平氣和。

你在詆毀、在踐踏對方、在嘮嘮叨叨為文編寫你超人卓越的真知灼見,你其實正在透露你不爲人知的欲望和對某事物一無所知的自卑和恐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