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27

09·09·27



在咖啡豆遇上一個正在書寫的女孩,心情忽然有點變明亮起來。這城市裏,書與筆在公開場合出現的次數同樣並不頻密,附無限上網設備的咖啡座裏更常見的是筆電們。盯著筆電和伏案寫字的姿態是不一樣的,心無旁騖的專注,對周遭的人事物不聞不問,魂魄整整齊齊凝聚在同一個空間裏,那樣子看起來應該很美好。

點了餐以後坐在女孩背後的同一張沙發裏,分享同一個靠背。看一趟人來人往,吃一個遲來的早餐,看完幾頁書再站起來是一小時后的事,女孩仍然在寫,振筆疾書的姿態,像千言萬語來不及衝著要流瀉出來。透過女孩背後看見那是一本嶄新的筆記本,有點花樣滾邊的新淨紙張,一個一個漂亮的方塊字。

不知道,這樣的一幕我有點小感動。

*

城裏的書展今囘的驚喜是——誠意。號稱中國圖書展,真的挺UPDATE,不像其餘某些書展都只展出帶塵的倉底舊貨。連林奕華不久前剛出的《等待香港》和林夕的《曾經》簡體版都有,前者是一系列港版《等待香港》的選集,後者真的就只有從繁體變簡體的分別。因爲都有了港版所以沒買,但很用心地好好給他們重新排列了一下,換了幾本書的位置,讓二林排排坐。不關他們私下交情如何的事,不過覺得某程度上他們可能是一致的,比如説,中間隔了本韓寒,有點不對。更大的理由當然是因爲我喜歡。

而至於中國八十後新文學那欄,這囘竟出現了一堆郭敬明,他的書,他的雜誌,甚至岩井俊二的《情書》封面都打上了醒目的一行字:「郭敬明的偶像岩井俊二清新唯美第一书」。反而常在書局裏遇見的韓寒,只有夾在二林中間那本。不代表什麽,我知道。其實中國八十后作家們的作品我至今還沒沒好好讀完過一本,今天才開始好奇,翻翻郭,他讓人詬病的囂張與虛榮到了一個極致,有種魅力仿佛應運而生。

試試看唄。

*

後來,竟在城中遇上了《周末畫報》,真想不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