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6

給我愛過的城。

酒醒了一半人也清醒了一半,想念於是也FADE OUT了一半。

我能怎樣呢。想念他城。想念也許不是很貼切的一個詞彙,想念似乎也意味著想回去。不不,不是這樣的,我並不想回去,起碼不是想以現在這時刻從現在這一刻回去。這一刻的想念是,如能回去逛逛一下挺好,從前那些人,那些打從骨子裏懂得彼此的人,那些似乎都很能明白ONE NIGHT STAND是怎麽一回事的人。同一個夜裏處在同一個時空就仿佛沒有明天地放縱著,天亮了能若無其事見面説話假裝不認識隨便怎樣都好。

我愛他城。或曾經我城。17嵗第一次出城,年齡不足我進不到我想去的地方。18嵗有人承諾我,願意帶我去一個我渴望的想象中的異色空間,但後來還沒出到城人和人已經散BAND。到一天真的在城裏生活,城解放了我釋放了我靈魂裏所有潛藏的本質,我愛五光十色裏隱藏著的有靈魂的只有軀殼的瀟灑的頽廢的精致的人與人。一個兩個三個,到愛情迷失成爲天邊神話,或沉睡。那些偶然,不算愛情更不算興之所致偶一爲之,彩排一陣子曖昧一陣子四目相投一陣子然後一起沉溺夜的美晨間一個呼吸的甜,在云吞面的範疇之外。

如果我不曾離開我城,我今天又會是怎樣呢。也許終將不相信愛情,也許早已沉溺某個人不能自拔,也許不小心脫繮的LIMITER不會回歸,也許我會愛上她他她他,也許只想享受瞬間一個溫度,也許某個夜裏醒來自憐也許貪戀身邊陌生體溫,從某滴汗裏汲取溫暖。

城不壞。城只溫柔地縱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