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3

遊戲 · 星期天

仍然需要很聒噪的音樂,才能汲取一點平靜。

耳仔沒有長進,尋找啱FEEL的音樂仍然不是靠理智分辨,憑藉純感應。

愛死ACOUSTIC 唱出來的ROCK。看BRIAN唱ACOUSTIC看十次都感動十次,開始前安靜得教人不安,那氛圍像是為某种LOVE SONG而設定;唱ROCK,能麽?BRIAN能。第一句往往需要很激昂很用力很ROCK地開始,需要很強大的自HIGH才能達至的某种境界,過後,就通暢無阻。

很ROCK的聲音,很素的音樂。BRIAN說:"You know a song is good when you can strip it back to basics."

仍然被愛蒙蔽眼睛,仍然很堅持這造型是很帥氣的—— 偷偷地想要模仿也不難,不必打理頭髮不必去思考怎樣弄平滑一點捲曲一點漂亮一點就行,哇卡卡。

*

回到原點,到底我是什麽人?我努力要成爲的人,我讓你看見的人,和我真正的人,應該差天共地。

這點自知之明,我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