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22

[十誡:第二誡] 誰主宰誰,誰又說了算?

起初以爲女人太緊張關切的是丈夫臥病在床的病況,幾近陰魂不散地徘徊在住同一幢大樓的大夫身邊。電梯間裏的窮追猛打、惡毒詛咒(我該碾死的是你而不是你的狗)、開車貼身跟蹤走路回家的大夫,種種惡行讓人以爲她是情急關心失控而生惻隱之心,正要說別跟她計較吧,她倒是自我揭開謎底了。

「懷孕了。」女人緊皺眉頭說,「但孩子不是他的。如果他能活下去,孩子就必須拿掉。如果他不活了,孩子就得保留。所以,我需要你一個答案,他活不活?」

第二誡:你不應該假借上帝之名發虛妄的誓。

大夫不願宣判。女人執拗地說在美國,醫生都說真話。但真話亦不意味著宣判,該說的也許只是,樂觀,不樂觀。大夫無奈地說,我能說什麽呢,我看過那麽多,明明瀕死的又活轉過來了,精神奕奕的又死掉了。關於死亡,關於命運,我們又知道多少。大夫盡忠職守,做了該做的,爾後日復一日地養花,喝茶,聊天,生活著。

女人的焦慮於是繼續在生活中蔓延,繼續她的毀滅傾向。一樹翠綠盆栽被一葉葉謀殺,一個茶杯掉落地上凝望它的碎裂,有沒有過一刻,她想要碾過大夫?跟蹤的那一場戯,步步驚心。頽喪地卷縮在床上的丈夫VS平凡的情人,她愛的除了自己還有誰?婦科醫生宣佈最後期限前,她終于對大夫狂吼 :

「我知道你不願意妄自預測,但我希望你還有良知,我的丈夫到底有沒有希望?」

良知?她凴什麽過問大夫的良知當她自己其實並沒有所謂的良知?宣判一個人的存活率,怎可能被定位在一個醫生的良知裏頭?但是大夫,大夫仿佛被震懾住了,給了一個答案她需求更多,至終變成了發誓以證一個人的生命期限。

無限荒謬。

Dekalog (2/10) · 1989 · Poland · Krzysztof Kieślowski

延伸閲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