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28

我們於是彼此不屑。

我總是在重復一樣的路,景仰一些擁有我沒有的和我想要的東西的人。我尊敬,但懾於接近,我害怕距離太近,能看到的只有矯飾背後不堪入目的千瘡百孔。面具無罪,但太單薄,太不可一擊是驕傲的人們不該有的不自愛。我渴望對方是永遠前進不容超越的,但事實總非如此。上禮拜才發現一個文人的虛僞僵硬,這星期又發現兩個曾經喜歡過的同輩寫手,從BLOG的自由奔放到了商業利益上忽然自我矮了大半截。刻意裝出來的前衛太過遲緩,有意緩和氣氛的幽默變成教觀者尷尬的嬉皮笑臉。

我不怕說,正如我也不怕你來撕開我一層層上了顔色花樣粉飾軟弱的保護罩,踩過我像我踩過別人一樣走過去。我們並不與世無爭,我們一直在同一條道上行走奔跑,盡頭遙遠得不在想象範疇裏頭,我們能看見的只有一直領先我們的那一位,注定等待被跨過的那一位。

我們超越了,然後,是等著被後面那位超越自己還是繼續努力爬頭,就此而已。

即使到了最後,發現我們全都只不過在繞圈圈,又有什麽所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