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03

九月 · 馬不停蹄的浮躁


呼。終于送走了九月。預告繁華,卻錯手瑣碎零落失控得後果自負的九月。以爲經被頻密書展飼養得麻木不仁的購買慾再次發作,櫃檯付賬的手勢爽快得近乎陌生。仍未到人生豐碩的收成期,依舊營營役役為房貸車貸一日三餐奔忙的羞澀錢囊大抵沒有容許放縱的空間,依舊面不改色地買買買。

SUSAN MILLER 說,我的九月是慘不忍睹凡事宜靜不宜動的九月。憑藉我的驕傲,我將之詮釋為我的潛伏期。心情兵荒馬亂又怎樣,身邊人們形色匆匆我不管,立志驅除我的善忘我的強迫症,立在人群之中像一堵墻。偶爾在午餐時間的喧嚷中翻兩頁書,對著YOUTUBE上的魯豫有約在明明有人卻靜得古怪的辦公室裏竊笑,挂著耳機聼不見自己發出的聲響如是心安理得。偶爾也寫寫,飛快地繼續書寫那些寫不寫都沒有意義的雜文,也飛快地在某個夜裏寫下今年第一篇真的在紙上完成的東西。後來自我檢討,我的字體我的句子對比起我的電腦打字時期開始前的文字,完全沒有長進過。

我的誠懇,我的放肆,我的迷亂,統統都喂飼到指尖裏去了。手指本身只餘下拿筷子的記憶。

九月的失控其實還有另一件。某個夜裏不小心闖進避諱良久的80後某博裏頭,自此深陷爬不起來。被我遺忘太久的青春文學,80後的肆無忌憚、坦蕩蕩的物質至上、勢不可擋的銳氣、自戀自殘的癖好、對所有人包括自己的過去的否定、強烈的愛恨分明、立定目標勇往直前的氣勢、敢做敢當的魄力、甚至僞君子與真小人的爭議,像點燃我周遭空氣裏所有的爆竹。文風的矯揉造作,故作姿態的憂鬱深沉,矯情到一個極限某种魅力奇異地散發出來;泛濫成災的文字海洋裏幾經辛苦汲取精華,你不能不佩服他們對某种目標的執著。若說人們對自己欠缺的東西特別在意,偏我缺少的就是執著。事先知道這是我不敢碰觸的領域,終究還是碰了,爾後被衝擊得幾乎失去立場,幾乎失去做所有事情的動力就叫咎由自取。物極必反麽?還是只不過只是再一次驗證了根本本來平庸。

*

十月,繼續失控。

放下那些叫人目眩神迷的,抽身看看能否釐清一些什麽。但轉個身我仿佛又要繼續縱容我的揮霍;或者那些有關滋養精神營養文化内涵的就不叫揮霍?繼續期待下一次的與書相遇,還有教我牽挂了好幾天的新耳機,期盼一對能更流暢敏捷傳送音符的耳機已久。時日有限我繼續貪婪地妄想吞噬所有的聲色讀物——願誰來賜我不睡覺仍能精神爽利身心舒暢健康明朗的能力,我算不算過分?

不。一點也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