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9

《品花寳鋻》延伸開我的流水帳。

連著幾天生活失去平衡,渾渾噩噩地醒,迷迷糊糊地睡,説到底,我要統統歸咎《品花寳鋻》。(有得賴是幸福的)

從城裏帶書回來是星期天的事,星期一依然充滿對今囘出城一行的充實感激;星期二才決定要從此改過自新改變劣習——書是買來讀的,不是買來擺的。藏書即使不算多,但當架子上的書,被讀過的不過是三份之一,就懂得這是我錯。

(好吧好吧,反省是偶一爲之的事,真正引人入勝的仍是書本身。)

這是開始。

星期二和星期三,兩天裏都是看書看到淩晨。這種爲書廢寢忘食的感覺真的很好,印象中很深刻地記得上次讀書讀到徹夜不眠已經是小學時讀金庸的事。兩天裏慢慢翻閲細細想象風光旖旎的那一個時代,只看了200多頁,後來我想這是不行的,如果就這樣看到周末去我大概什麽也不必干了,於是星期四決定一鼓作氣讀完它,一夜裏看完了半本上冊和一本下冊,合共900多頁。看完了,心滿意足了。

但始終是積累,星期五一天嚴重精神不足外加吃錯東西腸胃不適。一整天累累地過,下班后見朋友歡聚一場,見了家人,再回到家踫到床就不願起來了。星期六夜星期天日走過一場比賽,星期日夜裏竟還是和星期五一樣的累累累。除了前幾天的睡眠不足,另一個很大的原因是魂依然留在《品花寳鋻》裏沒帶回來,一有空就在腦子裏冥想梅虞香和杜玉儂~ 啊。

所以,我的周末,確實是統統給了《品花寳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