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3

寫不出,用擠的。

真的,有點像是八百年沒寫文章了,無端端被禁錮的指尖就快keep不住骨子裏的悶騷,蔓延上下渾身發癢。

其實當然,我寫不寫文章根本無所謂,壓根兒沒有關係,寫不寫都不礙著這世界一點兒事。不寫可能還好些呢,懶洋洋窩在沙發裏擁抱被擱一旁涼快太久的紙製品,至少還對得起良心一點,也許還順便幫這世界節能一點—— 谷歌少一點Screensaver跑兩下聽説都是好人該做的事。唯一的問題只是,屬於我自己的,太久不寫字,所有雜七雜八的東西就糾結成一道墻擋在腦子裏,釋放不出就變成了魔障,什麽都讀不下去吸收不了。

這樣是不行的。我必須好好的、努力的、實現我從來沒有認真執行過的新年願望:好好利用每一天,讓每一次呼吸都很有意義。

這當然是笑話。蠍子自戀自縱自溺,自律是不曾被當真的一回事。

其實我試著寫了的,寫了一篇雜文卻讓自己嚇了一跳——這是什麽來?不古不今的爛文字,我習于在自己部落格裏照見的語氣面目不見了,跑出一堆古文不像古文,今文不像今文的怪東西。嚇得狠了就不寫了,串門子看人家的部落格去,首先看見一直快樂不起的藍天空終于放晴了,讀那詩能感覺溫暖的風陣陣迎面拂來,多好。也看見前輩同輩後輩們莊重的、激昂的、深情的、認真的、快樂的、幸福的、溫飽的、哀怨的、空白的、濫情的文章,情緒能跟著起起落落,多好。也讀西西寫于1968年致導演、演員、製片、影評人、觀衆的一篇電影文,如醍醐灌頂—— 當中一篇致影評人的,我更是想原文照抄上來與同好分享,但為支持原創所以還是作罷。唯一很慶幸的,是自己尚有自知之明,至今仍然未曾寫過影評。

是的,看了幾本書。很想好好記下一點閲讀筆記,但我寫不出。什麽都寫不出。

好吧,其實還寫了些記下電影的雜文,但那不算,因隔天醒來至今不敢再看。

爲什麽會淪落至此?我能不能賴清代的《品花寳鋻》?很久沒有這樣廢寢忘食地生吞活剝一本書,翻完了竟還有种老豬半飽的快感—— 臥雲軒老人為書題的一句「閨閣風流迴出群,美人名士鬥詩文。從前爭說《紅樓》艷,更比《紅樓》艷十分。」實在是貼切啊,讀來嘆爲觀止心曠神怡還帶受寵若驚,能當她讀者真好。翻完了仍意猶未盡,一本號稱比磚頭還厚的書還看不足。其實跳過的章囘太多,我說三個晚上讀200頁后再用一個晚上讀700頁,就知我是怎樣囫圇吞棗。

念叨完,喝咖啡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