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8

人時已盡,可是人世很長。

回留言回了一半,眼前自動浮起一句,人時已盡,可是人世很長。
前塵往事於是浮動起來,打第一份工的情景,那些美好的清晨,我深深愛過的工業區專屬的澄藍天空,仿佛生日蛋糕上蠟燭一樣的煙窗們,空曠的停車場裏我安靜的3474,漂亮的人們對著車鏡子梳過了頭,乾淨地優雅地打卡,走進來。一天這樣開始。

於是就漫遊到了更久遠以前,我的大一,我寧靜宿舍的大一,我山谷裏的大一,橫眉竪目的舍監把關不許鬚眉闖進的女兒國,書本影音資源短缺的大一,一遍一遍讀過的顧城。

我不是不愛詩,我其實只是不相信我真懂得了詩。

偶爾遇上曾經烙印在某段生命時間倉庫裏的句子詩人,感覺其實挺好,像從前的空氣味道陰鬱雨天的紛擾都回來了。那些暗香浮動的從前,那些深夜呢喃,那些仿佛不曾存在過的激烈紛爭,那些仿佛不曾出口的傷人句子。

只是這一句,印象深刻,因當時就開始相信,人活著最大的悲哀就是這樣。

-----

墓床 顧城

我知道永逝降臨,並不悲傷
松林間安放著我的願望
下邊有海,遠看像水池
一點點跟我的是下午的陽光
人時已盡 人世很長
我在中間應當休息
走過的人說樹枝低了
走過的人說樹枝在長






2 comments:

  1. Wow~顧城的詩我也最喜歡這一首。

    可能夏宇的妳也會喜歡。

    可能呢,詩跟本不需要懂得。

    ReplyDelete
  2. 我真是在找著夏宇的詩集呢
    也許,需要的是覺得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