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8

繼續肆虐。

因爲各式各樣的博客微博,忽然知道一夕之間很多人都病了。
哈湫。咳咳咳。

因爲來勢洶洶,因爲症狀類似,因爲每天在外接觸的人事物太混雜太可疑,很容易就猜測,是,不是?可偏還是討厭看醫生,可還是寧願幻想著,睡夢中體内某勇猛細胞會與討厭的病菌作戰,像斯巴達勇士一樣勇猛威武,戰無不勝,然後醒來就是一條活龍。

世事焉能如此完美麽。
可我偏有幻想妄想瘋想的權利。

兩三天後聼廣播,H1N1在美國被提升為緊急狀態,在墨西哥卷土重來。我們很久沒有提起,不是它不存在,只是新聞停止計算畫graph給我們看。我們的危機意識,我們的生活形態,我們的思想愛好,有多少是受媒體報道網上傳言操控的呢。你害怕了嗎,你知道了嗎,你學會了嗎,你聽説了嗎,你加入了嗎,什麽都好,來不及學會上一樣新事物已經來到,我們追呀追的結果就忘記了思考。所以我說,記得思考。你說,思考什麽?思考是每天每時每刻對每件事應做的反應呀,什麽時候思考變得要有個速成答案?我又不賣膏藥,別叫我說那些阿媽是女人的道理。

今天星期三。這星期我最大的豐功偉績是實驗成功證明,十點半睡覺和一點半睡覺,同樣在七點醒來,同樣累同樣茫然同樣遲到。結論是:那就索性天亮才睡覺吧。而我最恨的,是一事無成。根深蒂固地認爲一個晚上應該可以完成很多事,結果東碰一點西摸一點,時間就這樣滴滴答答地過去,什麽也沒完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