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4

[2012]:Forget it。

口啞啞地看完《2012》,再默默走出影院,默默想著,當此時刻,安靜實在應該是最好的姿態。受某前輩無意間啓迪,做人應該無時無刻地思考;但這部片子根本不要你思考不要你多說什麽,只是不停不停地對你吼:喂!感動!快點感動!

所以,本來是決定無言了的。只是,今天在網上好難得看見林夕談這部電影——讀下讀下又忍不住有了想說的衝動。

關於這部電影,觀衆的反應會是兩極。一派會不齒、不屑,會為當中無所不在的故作緊張和煽情而給予負面評論,更何況還有太明顯的笨拙特效、被詬病的演技和拖拖拉拉的剪接;同時也會有人被不斷不斷地感動以爲被啓發,而實際上這種速食式啓發能維持的鮮度無法維持,被注入腦袋裏而沒經過思考過程的,會很快產生化學反應也很快會消失。但是面書上有人感慨,看完這部電影會馬上打電話給太久不見的好朋友——就這點上,也許電影還是有適合它的對象的。

美國英雄主義持續大發酵。英雄是美國的,溫情是美國的,關懷蒼生也是美國的,領頭羊更加理所當然是美國的。穿插幾段不算聰明但夠實際以號召票房的商業因素,如西藏課題、全球化、接近濫情單純的人性光明面,再配上世界各地同生共死,各宗教同心祈禱的畫面,就是要全世界觀衆同時萌起一發不可收拾的惻隱之心,喔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雖然不是諾亞方舟。有人感動地說這次怎麽這麽慷慨將最後的重頭戲交給了中國呢——嘿這可是最明晃晃的大財路,送你一個鏡頭換來幾多億人口的票房?賣個面子給你最浮誇的感動,暗地裏將大把大把銀子捧回家,誰不要?最後不忘給你一些你絕對可以預料下一個鏡頭的所謂驚險鏡頭,喔汽車在無數個千鈞一髮間跨過斷層,飛機在無數個瞬間以最好的方位走完跑道穿過罅隙;連最後的諾亞方舟都不放過,毫釐間相撞的距離,要透過一連串拖拖拉拉重復重復的驚險處來傳達——門在最後一刻關上、船在最後一秒撤離、父子明明是一起離開現場的還要故意安排父親在水中呆多幾秒鐘以製造無釐頭的高潮。疲勞轟炸下,沒有任何特別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幕。喔有的有的,最好看的一幕是廣告——有錢佬在Bentley座駕裏聲控開車的那一幕,絕對是整個影院最有共鳴最好看的一幕。

全片裏最無辜的是瑪雅文明,無端端被借來意思意思下放個名字,過後就被撂到一旁涼快去了。瑪雅預言中的2012,在距離現在只有三年的時刻借來宣傳下電影自然是最順遂的,但是片子裏唯一的作用就只是借用下日期來襯托千篇一律的典型災難片。試著想象下,片名如果換作《The Days after Tomorrow Again》或者《Earthquake》或者什麽類似的名字都可行的,如果能叫《Independence Day 2》也許更合適——反正片尾也是新紀元的開始,又能襯托出更完滿的來不及宣揚的美國溫情英雄形象,不是更好麽?而且反正同個導演,自己傳承自己也是很順當的事吧。

反正沒有誠意,就放過瑪雅文明吧。距離毀滅只有三年的現在,我們這一代人自詡的文明與科技進步,如果讓瑪雅人看見這一部電影咱們這樣詮釋他們用心良苦傳承後代的神聖預言——真真是情何以堪啊。

2009

US

Roland Emmerich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