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0

大清早的碎碎念。

巧合契機帶來的快感又來了。這邊為Placebo在柏林09 年MTV EMA "bizarrely" 贏得Best Alternative Act而歡欣鼓舞; 翻開Wim Wenders的《和安東尼奧尼一起的時光》剛好説到U2為他在《Far away, so close!》寫的歌在94年在柏林Brandenburg辦的同一個頒獎禮上獲提名的事。

柏林,Brandenburg。

愛Placebo,對他們一擧打敗Muse、the Killers、the Prodigy和Paramore贏得榮譽當然極高興,且認爲理所當然,所以對NME為他們獲獎加上一個“bizarrely"的形容詞就有點看不順眼。但無論如何,我總解釋不出爲什麽就是愛。介於主流和非主流之間,我極愛的人大多是這樣。如果生活上音樂外我愛上主流選擇,很多時候要很久以後我才會發現——那只不過因爲那樣對我比較好。在情感與理智之間,兩者都不受我控制。而偏偏Alternative的意思是“可選擇的”,在選擇與選擇之間,永不做出選擇。

前天整理Itunes裏的音樂檔案,順便上網搜尋許多樂隊的music genre,來去似乎總逃不過alternative rock。後來我迷惑了,既然全部都是alternative rock,連我以爲很mainstream的Linkin Park、Green Day都是alternative rock,那到底誰在主流的rock裏?晚上在Hard Rock Cafe裏對著壁紙上的Elvis Presley、Jon Bon Jovi、The beatles、MJ等人發呆,忽然覺得這世界根本充滿無處不在的rock。而pop只不過是一顆糖。

在Hard Rock Cafe裏還有一個驚喜——點菜的時刻餐廳裏播放的是奧地利歌手Falco的Rock Me Amadeus!讚,於是後來就忍不住跑囘去唱片行裏買下看過了又放下的Falco專輯。有時我覺得我過度放任自己,有時又覺得自溺不足。愛與愛之間,壞與壞之間, 2012很快就到。

呃,2012,我是近乎根深蒂固地相信著的。結局就到, 很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