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05

我說自我。

從第一次聽説「自我」二字以來,我奉行的信仰就定了位。10幾年來活在同一個信仰下,我行我素在念書時期是行得通的,上課的姿勢,行走的姿勢,寧缺毋濫的朋友數,愛我所愛,安靜地堅持,不必嚷嚷也不必怕死人質疑自己似地將所有沾上一點邊的氣質物攤開來暴曬太陽下。是的,那時期,一窩蜂是生活常態,特立獨行同樣是一窩蜂的心裏嚮往,有點期待有點想要又不敢沾指的,那種青春期特屬的渴望認同又期望與衆不同的矛盾心態。只有少數的幾個人闖了出來,被當成怪胎,被當成茶餘飯後的話題,被當成等著看好戲的對象。

我愛這些少數人。

自我不等於自大。我愛這些人所以我懂爲什麽自我常被誤解為自大,很多時候是因爲不屑應酬——一天之中你花了多少時間在應酬上?一個午餐時間走過公司食堂一周就發現,多少人盤子空了仍然坐在那裏,局促地挂著招牌笑容聼著高談闊論的少數人説話,一邊竭盡所能地尋找一句適當的話,在適當的時候說出來,最好還能引起一陣笑,就圓滿。偶爾遇不上少數人,一群人只好你眼望我眼地呆坐著,或發呆或有一口沒一口地呷著杯裏最後一滴水,等待時間嘀嗒嘀嗒過去。

爲什麽呢,美其名叫交際。但既然認定這是一種必需的社交行爲,爲什麽不坦誠一點放開一點自然一點?如果這是選擇,就算撞板,撞得多了也能變圓潤點的,爲什麽不?

喜好太鮮明菱角太尖銳,自我的人也不見得就能容納自我的人。所以,很少能看到自我的人埋堆的,最好的相處方式大概是神交,知道彼此存在,同一個空間裏偶爾捕捉身影,某個對味的時刻說幾句,就能是全部。一個人喜歡一個人,懂一個人,和一個人交往,基本上和交談過的字數無關。

1 comment:

  1. This pos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 幹嘛remove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XP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