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3

小丑


放棄了鮮亮色彩的小丑,選擇假裝流下黑色的淚。不想再取悅誰,化妝是習慣,當不再能夠以真實面目示人。上了色的妝容卻比真實更真,更通透地坦蕩地展露内心世界。和你對視,你看見了什麽?曲折迂回的前半生和我的自省——算了吧,我沒那麽通透靈秀,沒那樣慧黠醒目,連自己的前方都參不透,又凴什麽窺探人心。而逃逸的小丑,又能逃到哪裏去呢。

無意中遇上了這幀楊翠玉繪圖的卡,對著小丑我如是發呆。
後來才知,這也是黃春明著作《兒子的大玩偶》的封面。

*

我們習慣說,小丑眼中流出哀傷,仿佛養尊處優的我們真能悲天憫人地高貴地存活著一般。什麽都不做,只故作姿態地嗟嘆,比單純地為小丑的表演歡欣鼓舞更讓人不知所措地尷尬,不是。你高興過,為小丑的努力給予一種想當然的回饋;你自高高在上的看臺上發送悲憫目光,更讓人無所適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