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7

墾荒。

其實我不該說忙,沒有太多真的很忙的;這種程度說忙根本不過是等於在說我其實並不懂得善用時間,太多時間被有意識地抛入無底洞,更多時間被無意識地揮發在張大口呈痴呆樣的單色綫條裏。

可我,真的很久沒有好好待書,沒有好好寫字,沒有好好吃麥,沒有好好灌注靈魂營養,沒有好好讀別人家寫的好文,GOOGLE READER上的累積數一下子狂飆過千,自己的部落格可憐兮兮蹲在那裏像只被遺忘在牆角受寒風摧殘的小狗。11月一堆紀念日,除了118以外統統很有點敷衍地處理掉,1個月裏聽説的驚慄消息過山車似地上上下下,好的壞的你愛的我恨的糾纏不清像剛和貓咪打了一架的毛綫。

有多久沒有在部落格上說說公司的事?呼哇。再多的派對掩蓋不了蒼白,再多的氣球徒勞地和玻璃窗對抗,再美味的雪糕蛋糕只卑微地揭發那貪得無厭的人性——然後大家繼續快快樂樂地為一些小玩意理所當然地爭執著、理所當然地出盡花招、理所當然地打著哈哈走天下自以爲圓滑完美得不得了,屁股后卻拖著長長的掃地的因此污穢不已的狐狸尾巴。從什麽時候開始,八卦、怕輸、肉麻說渾話成了冠冕堂皇懸在頭上的橫幅,你非得挂著它招搖過市?你以爲這是卑微的姿態,我就不客氣地真將之當作你的卑微,無視於是成了理所當然的回應。

我拽嗎?我愛我極愛,我無視其他。我只是一個不上不下沒啥好驕傲更討厭諂媚的普通人。

讀不通我的句子?結構出了毛病?語病太多?沒關係,我真的就只是想這樣狠狠狠狠地挖個出口傾倒所有。

啊我真想,我可以,真的就此放下一切打開門乾脆地走出去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