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9

精神不死

越來越覺,Todd Haynes拍攝《Velvet Goldmine》真是功德無量的一件大事。生得晚的,對於前人事跡再怎麽崇敬愛慕心生嚮往,都苦于無法親身驗證當時璀璨風光。退一步,不求參與只望能從圖像文字記錄中去稍稍感受一下,網上資訊豐盛流瀉,隨便搜尋一下,跳出來的往往都是當事人垂垂老矣風華不再的圖。

是,我知道英雄美人都和凡夫俗子一樣,有經歲月洗刷而風韻不再的時刻。且如果自愛,他們老去的姿態也往往是更加優雅從容動人的,可是,可是這麽大量的圖排山倒海而來,更難以想象那些當時美好的年代了不是。所以每當有人要說起那漂亮的英倫華麗搖滾時代,要說說David Bowie、Iggy Pop、Lou Reed甚至Alice Cooper醉人的妖艷魅惑,最直接省事的一句都變成了去看《Velvet Goldmine》吧,像那比任何紀錄片都更傳神地傳遞了當時的精神。

《Velvet Goldmine》最教人心痛的一段,是主角Brian Slade後來穿上西裝笑容可掬販賣虛僞浮華那一段。與神一同成長始終愛戴的,自然接受無疑,遲到的卻迷惑了,還好我們仍有Iggy Pop—— 月前在雜誌上看見他62嵗高齡仍以當年的造型演出,絲毫不懼被時間雕刻過的軀體展露人前,讓我們見證什麽叫精神不死。

*

與華麗搖滾無關與精神有關的另一件事:

梁文道一篇《搖滾精神?別開玩笑了!》中讀到,親身經歷音樂史上偉大六十年代的花之兒女中,當今許多已變成市儈保守的西裝友,曾經的反叛不過是種不具思考力的姿態。搖滾和叛逆和不屑都太輕易被歸類成青春專屬的東西,像過了一定年歲大家只好安分守己地腐爛下去;於是更愛明哥說過的「青春有青春的美麗,成熟有成熟的漂亮。」不管年歲幾何,請不要給自己任何藉口自圓其説地惡俗下去,誰都有漂亮的權利,理想更不是年輕人的專利。

不,我不打算po當今的圖。

IGGY P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