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3

我的自述 · 離題文示範篇

有些moment人會特別脆弱,比如説,一早醒來發現自己腰骨酸痛而天還沒亮,窗外的太陽還沒往臀部注射能量的這一刻——特別容易感覺哀傷。千奇百怪的-ve想法會自己慢慢浮現,+ve的那些仍然潛伏在床底下,睡得正甜。是以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掉入莫名奇妙的沉淪漩渦裏。

*

我天生矛盾。從小娘說我是出奇的獨立,老師鄙夷地說我是溫室裏的小花。兩者我都樂意,能自處更願意受寵愛,都沒啥不好。身體裏住著天使與魔鬼,得空沒事干我能和自己打架也能和自己玩耍,都好。只不過因爲兩極太強烈,因此我的哀傷只能由我自己的殘忍來管制,我的暴力只能由我自己的溫婉來馴服;誰說的都在我的兩極以内我都明白,只是我更常不屑。而真能教我心服口服那些人,我是同樣極致地崇愛。偶爾放縱,偶爾血腥,都是太清醒的自覺行爲,很少失控因此更加惶恐,超越我勢力範圍的那些我統統不習慣。

我率性,因此有意識地得罪的人何其多,下意識地得罪的人大概更加更加多。不掩飾也不隱藏,憎恨世俗的打哈哈和浮誇不誠懇的擺明車馬的手段;但同時,修行虛僞到了一個境界幾可亂真的地步的人們,或玩世玩得扭曲變樣的人們,我是極愛極愛的,因同時我也在學習要騙就得騙到底。

*

才21嵗的小堂妹即將出嫁,小嬸認真地和未來女婿說,「我的女兒在不上班的日子裏是一定要睡到十二點的。」聼在耳裏,我驕傲。

*

本來我要說的,不過是哀傷。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