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2

風雲2,好看。

其實我依然沒有穩定下來,依然晃晃蕩蕩,依然沒有強烈的念頭想成爲怎樣的人,依然像隻阿米巴一樣隨時希望成爲某個人。有時我覺得努力觀察一個人的生活是必要的,有天在天上地下,我們會被賦予一個選擇的機會,你希望投胎成爲什麽人?我想那時候robert pattinson brad pitt angelina jolie lily allen michael jackson 劉華 成龍 嘉玲 曼玉名字前的隊伍會很長很長,大家很有耐性地等候前方的人輪完一世然後輪到自己。天上一日等於人間千年,一日若能輪回十個,總能等到的吧。等待的時候我們做什麽呢,會不會聊聊天啓發某個念頭然後就忽然換隊伍了呢。

前陣子忽然成爲一個努力寫博的人,雖然只堅持了幾天。將喜歡的人喜歡的圖喜歡的字統統擺上臺,原來能讓自我感覺空洞。仿佛所有東西擺上來就變得片面而淺薄,原來很多東西還是堅持住守在世上不存的空間,能更貼近原始真實,更純粹的我的愛。

有些愛是不能持久的,有些是一旦愛上你知道就是永遠的。一天醒來,忽然就懂得分辨這一些。

生活忽然變得緊張起來,身邊雜務反而變得面貌清晰。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我以爲重要其實我根本不屑的,哪些是根本沒有必要堅持的。你辦得到,我知道我辦得到,可人世很長,人時很短。也許一天,我不願再分心。偶爾迸發的破壞慾能洗盡所有,比如説,我的整個童年的遺物除了幾塊橡皮一櫥傳承給弟弟的小叮噹蠟筆小新名偵探柯南以外,仿佛再沒有其他。

《風雲 2》好看嗎,好看好看。事情是這樣簡單,你說2012好看,我討厭;我說風雲2好看,你一樣可以唾棄我。我是真心喜歡風雲2的,喜歡到我很願意忽略掉所有大小毛病和實在不過癮的遺憾,也不想認真去看待。風雲2的對象觀衆,我們是最後一批了嗎?更新的世代們,還有誰會在追看風雲呢。即使我們這一代,搭上的也只是末班車吧;我其實並沒有追看過風雲,我對薄薄一冊風雲漫畫僅餘的印象是,小時候牙科診所裏心驚膽戰等候時翻看的那些。等候被牙醫宰割的過程裏看別人生死廝殺,有種補償心態的滿足。

可是,我就是喜歡風雲意味著的那一整個時代。

當年當年,忽然身邊所有男生都剪了郭富城頭,忽然女生都悄悄愛上了陳浩南那樣的一個男生。想象中比較貼近真實的江湖,充滿激情、暴力、血腥、痛快,我的teenager時代曾是古惑仔系列的追隨者。從看漫畫愛上的聶風,理由很簡單只有一個—— 那時候我超討厭捲髮的,可我超愛長直髮。大概是因爲在美髮院長大的緣故,當時上門電捲髮的還是那種小圈圈的捲髮的,都是安娣。問媽媽爲什麽,媽媽說人老了頭髮會變扁所以要電卷讓它比較好看。哦。當時沒有離子燙,但也偶爾有人來電直髮,當時叫電直板。我最好奇也最喜歡的是看人電直板的過程,在一個碗裏打入雞蛋再加一點藥水,把一撮撮的頭髮糊在一片片的長板上。當時始終搞不清楚,雞蛋上了頭,夜裏怎麽沒有螞蟻去叮頭髮?

所以,因爲喜歡直長髮,我超愛聶風。我是有過俠夢的,從五年級泡金庸小説開始,最希望成爲的是袁承志。但是後來覺得聶風也不錯,老是穿件長袍站在風裏,挺好看。步驚雲就免了,我不愛捲髮也不愛太結實強壯的男人。

所以我覺得風雲2好看,遇囘從前喜歡過的種種物品、特徵、願望;而最珍貴的是事隔多少年仍能看到這兩人繼續以風雲姿態出現,有多難得。曾經以為,電影圈該是江山代有才人出的,或至少每十年應該冒出一些巨星,一些不管演技有多生硬演戲有多令人詬病依然很有架勢的明星,但是沒有。20年已經過去,銀幕上擔大旗的依然是當年那些漂亮過的男主角,看他們依然英姿颯爽地擺出最佳姿勢,依然敏捷靈活跳上跳下,就覺得很神奇。和我們同一代的香港演員裏,有多少個真能承接得住他們當年的氣魄?看他們,能有一種幻覺是我們大家齊齊延續著不老神話,你說,有啥不好呢。

風雲2,是好看的。請不必來給我剖析人物有多老特效有多假表情有多僵節奏有多緩劇情有多囧,這些我知道;可我喜歡的,就是那一整個殘缺尷尬的香港電影FEEL。

反正,娛樂先行。

2009 · 香港 · 彭氏兄弟

2 comments:

  1. ~~唉,我一定是非常非常可怜的人。。。你所写的每一部电影,我都没有机会(没时间)看。。。明年回家,你可设法安排,让我一口气看完!

    ReplyDelete
  2. dear,那得麻煩你幫我祈禱,祝福我在你回家前快快拾到一袋子足夠我買下戲院的金子先...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