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6

[Alternative] 歲末碎碎念。真的。

一天醒來,不再為新一年立志,不再很認真看待某個節日,不再想要給自己一個承諾/願望,比如說從1月1日開始我要怎樣怎樣之類的事。從前我會的,不很久以前的從前,2008年我仍然許願的,我想活得更漂亮一點。可後來發現我的願望其實是對我自己一種尷尬的開脫,以一種很不負責任的態度將所有未完成的願望統統交給新一年,然後愧疚就會輕一點。仿佛對自己說,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 昨日的懶仿佛將不再延續但事實是一年一年過下去依然如此。

所以後來,就決定奉Brian 不停不停重復的「It's the first day of the rest of your life」為教條。

(很快,我會再推翻我自己。)

*

很少買雜錦碟,可這天遇上這張碟,忽然很有衝動想擁有。首先是為了track list上一堆愛過的名字The Dandy Warhols、We Are Scientists、Black Rebel Motorcycle Club、Jane's Addiction等,更爲了Placebo在當中竟出現了3次!始終覺得Placebo 仍不是很紅,一方面怕他們太紅會被更多商業因素入侵而變得太主流,另一方面更怕他們因不夠紅而不再出碟。事實上我是神經質地過慮了吧,他們不是剛獲得MTV Europe Music Awards 的 Best Alternative 麽;年底順應潮流出現在各大音樂雜誌上的年度大碟排行榜,悄悄地也爬上了《Rock Sound》Top 75 Albums中的第28名。 也許這些不是太值得炫耀的事,但這樣的知名度,應該算是剛剛好吧...?

因爲不想再為新一年訂目標,因爲每一天都是新一天,隨便何時何地我想許願就許一個:「洗心革面:善待我名下的每一隻碟,每一張紙。要知道,粒粒(音符/字)皆辛苦。」

關於Placebo,我是從06年他們的第5張大碟菜開始聼的。聽囘從前他們剛開始的第一首hit song 「Nancy Boy」,其實不太能接受。Brian當時的唱法,有點尖銳,有點極端——雖然每次一說到這個我都會想起,貝斯手Stefan說過當時就是Brian的獨特嗓音吸引了他,加入團體。

但是今天,混雜在一堆Alternative Rock Band的聲音裏來聼,忽然又衷心佩服起來——想當年的Placebo真的很另類啊。一路走來,十年也過了,如今他們似乎越來越順耳也更大路了。於是又覺得,「Nancy Boy」真的很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