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5

一只暴躁易怒的高溫食字獸。

懷疑很久,我到底是不是患上閲讀障礙?讀什麽都三心兩意精神渙散不能集中,眼前明明是字,大腦裏偏住了個嘮叨的老管家在長氣吩咐,還有這個那個沒做的什麽的。放下書本,那些該做的又統統忘記得一乾二淨。

於是上網查查。

百度說:「閱讀障礙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表現為閱讀習慣不良,例如,朗讀時,搖頭晃腦、情緒不安或讀著讀著不知讀到何處,或用手指著字讀,或捧書太近或太遠,或頭部歪斜、書本歪斜。二、表現為朗讀聲音過高或過低、音色單調、聲調過高或過低、不能清晰地發音。三、表現朗讀錯誤,朗讀時添加字詞、遺漏字詞、重復字詞、某些字詞用其它字詞代替、經常自己錯了又糾正等。

又好像不是。另有一篇解説,說分心是因閲讀習慣不好造成,建議邊讀邊做筆記。做筆記這囘事我偶爾會幹,可寫寫下又覺得很充實的是筆記本,我更加空虛。重點啊關鍵詞啊之類的,統統變成筆記本滿心歡喜的收穫,我變成了傳達器,腦袋依舊空空。雖説過後整理筆記本會有更大收益,可一個一天至少售賣自我時間10小時以上以換飯吃的人,還要兼顧遊戲喝茶睡覺咖啡發呆那什麽時候應該整理筆記呢。

嗯。好吧,至少嘗試變專注一點吧。

*

Andy Warhol訪談裏說——我是非常討厭污跡的,那太人性化了,我要做的是機械性的藝術。是啊,「機械」二字真是迷人。差別在於大部分人只能模模糊糊地感覺迷人,天才卻能捕捉得住這迷人一面,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

有一天,我能圓滿。(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