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7

信仰末日。

我的信仰挺虔誠,打從混沌初始那一刻。

信仰死亡,知道死亡不可預期隨時可能降臨,也許是個人的,也可以是大家齊齊上路熱鬧無比。林生說害怕上牙醫診所時自我安慰見牙醫的次數正在倒數呢,這對我這種一見牙醫手腳冰冷的人嚴重無效,我只能跟自己說誰知道呢也許在下一次拜訪之前死亡已經蒞臨了呢。討厭的會議召開前,一樣會給自己說,誰知道呢也許下一次永不到來。關於死亡,有種自己無法說得清楚的悄然喜悅的在暗自澎湃著。

關於末日的預言,從來都愛護著。弟弟喜滋滋給我說,末日那天他應該已經嘗過大學滋味了,滿足的模樣。媽媽聼我們說得真,信了說末日了我們怎麽辦呢,我們說大家一起上路呢這沒辦法可也不挺好麽,媽媽於是說那我們要不要把該玩的先玩個夠本呢,側側頭再問可萬一玩過頭了末日不來了那怎麽辦呢。

永生是怎麽一回事呢,有沒有人希望永生的?看「夜訪吸血鬼」會覺得永生的路易斯活得仿佛很累,累得就快變麻木。

可遇見Ryan McGinley的作品集,又能覺得永生仿佛也是很美好的一件事,若有無盡的青春和美麗的玩伴,一起在神的後花園快樂地嬉戲著;沒有起點沒有終點,沒有死亡沒有繁衍,快樂不知時日過,累了躺在大地上,我們相擁入眠。

多甜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