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7

偏執狂是這樣養出來的。

時間忽然被劃分成清晰的二分法,我也很自動地將自己分裂成共享吃喝拉撒的兩個人。夜裏下班回家,總是累極倒在沙發上幻想爛泥的貼服美好,吞了咖啡啃了snack,精神自動在午夜十二點正調整到一天之中最高昂狀態,而天曉得咖啡對我從來不起作用。我的午夜亢奮,到底是咖啡作反還是我的心理狀態導致,誰理。輾轉反側辛苦入眠,晨早醒來總是累得沉重像只象,然後進入戰場變成另外一個我不想形容不想提的一種人。

於是乎,和璐一起研究種種心理疾病是我們一段時間的愛好。維基上每讀多一行字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地雀躍分享,分析下來兩人陷入強迫症與焦慮症裏,而這都是很普遍的誰人能逃的文明病之一。兩人一起上綫上所謂的「stress management」課程,一起為能對種種症狀對號入座而病態興奮,到最後因爲講師超快的趕火車似地説話速度與讓電腦當機的翻頁速度而氣喘如牛更加stress。原諒他吧,誰不是為三餐。號稱鼓勵員工準時上下班的一份工,總是被不知就裏的人們羡慕著——要怎麽說才可能讓人明白準時下班並非等於快樂和命好?子非魚,焉知魚之苦。密集的時間與遼闊的空間裏養育出來的一種文化,足以讓所有轉身離開的人對著它決絕痛快毫不戀棧兼下毒。所以我不說,不解釋,也沒什麽好反對好抗議的,你愛怎麽覺得,你愛以爲時間長度代表一切,就讓我為你的天真慶幸,願你永不需明白,阿彌陀佛。

日裏說得越多,夜裏更加緘默。日裏奉行專業態度,夜裏更加厭倦一本正經地討論一些老掉牙的無聊事。看不過眼的事依然太多,是,看人不順眼是自己修養不夠,我無所謂我沒在修行。沒什麽,我不過是越來越討厭自我標新立異自以爲獨一無二的一種心態,部落格上看見幾十嵗的女人還要甜蜜蜜地像小女孩一樣裝口愛,説話不用“我”而用小名我就想吐,我想找碴——但生命在呼吸間所以應該使用在更加重要的事情上。比如説,喝一口水打個噴嚏。

喔是的,最近依然活在打噴嚏和咳嗽之間,水土不服的症狀依然明顯,我依然堅持一些很無聊的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