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0

[Mary and Max]:我们都不完美。

沒有一鋪追動畫電影的癮,可常會被黑暗陰鬱的動畫電影吸引去。黑暗童真的動畫電影,印象裏最鮮明的大抵就是Tim Burton有份監製導演的《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和《Corpse Bride》;年頭Henry Selick的《Coraline》也有不明亮的滲入毛孔的驚懼。喜歡這一類略觸人類陰暗面的故事,也因它們通常比明亮愉快叫人溫暖感動的迪士尼動畫更深入印象,挑動一些自己不完美的部分像種下一分會讓人頑固守候的被認同感,心裏的黑暗疆土不那麽寂寞。而色彩溫柔亮麗溫馨的感動雖然重要,但更像是童年時夢想過的王子與公主從此快樂幸福一樣美麗而虛浮,一種只能當撒花觀衆的干卿底事的疏離感籠罩快樂。

起初,會想看《Mary & Max》,是被09年Sundance Film Festival宣傳特輯裏的一幀剧照吸引。全黑白的背景裏,只有一朵獨自盛放濃艷欲滴的紅花,襯托著一位中男全身彌漫的孤獨自厭避世孤獨和一種深切的渴望。

44嵗的Max和8嵗的小女孩Mary有著類似的孤獨童年。被同學欺負排擠、沒有朋友、欠缺的家庭溫暖。嚮往一個真心朋友的渴望讓他們成了無所不談的筆友,一來一往的信件中Max告訴Mary他的生活、體重煩惱、心理醫生的勸導、對社會的不了解、對人類犯罪行爲的厭惡、周遭友人的奇異行徑。Mary娓娓訴説父母的狀態、嬰孩從啤酒杯裏誕生的故事、鄰居的個性狀態,也從Max那裏學到了對付惡霸同學的方法。他們分享各式各樣彼此深愛的巧克力,甜煉乳;可Mary天真無邪的疑問經常性觸發Max的地雷引發他的極度焦慮症,又渴望有朋友又害怕人們的Max,拼命地尋找一個平衡點。

如果Max是生活在我們周遭的路人,就是不折不扣的一個怪胎。他不懂得與人打交道,不懂得回應愛慕者的熱情,會爲了旁人亂丟煙頭而發狂;他對周遭所有不平的事無法理解,長期生活在一種他稱爲Conpuzzled (Confused + Puzzled)的狀態裏,應付恐慌症的方法是狂吃自己發明的Chocolate Hotdog,還有暴食症。和Mary長達18年的筆友生涯裏,她是他唯一的朋友,18年來他的生活劇烈起伏過但心智始終單純如一,可Mary和所有小女孩一樣地長大了。她漸漸不再以認同者的眼光看待Max,因爲Max,她對人類心理疾病發生了極大興趣,大學裏選修了這門課程而後來更將Max當成研究案例寫出了出色的論文。她的出發點依然是善良的,但這行爲卻深深地傷害了也觸怒了Max。他們的友誼受到考驗,同時Mary的愛情也受到了打擊,對筆友和愛人執著的她幾乎被擊潰。

1976年電腦還不普及,Max的身上卻是我們慣見的宅男特質,這點上也許更喚醒我們的代入感?科技再怎麽日新月異,周遭人們再怎麽喧鬧漂亮,我們心底的寂寞與荒涼仍然代代相傳,始終如一。基於真人真事改編,看到最後,蒼涼和殘缺幸福交織而成的最後一幕,美麗而殘酷得教人心悸。

*

電影以定格方法拍摄,全粘土製作(Stopmotion Claymation)。整部片子用了大约132480張獨立畫面製作而成,一共用了6部佳能數碼相機拍攝這些靜止畫面,歷時5年。所有布景擺設都是用粘土精心製作,細緻可愛,片頭的澳洲鄉鎮風光,Max居住的紐約市全景,極用心處理的每一個小細節,單看場景已經教人激動。

「如果今天你是生活在一座荒島上,你面對的將只有自己和椰子。Max,你必須接受自己。」

2009 · Australia

Director: Adam Ellio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