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8

[Masculine, Feminine] 男人女人 + 永恒的叛逆者

首先,忽然發現導演高達(Jean-Luc Godard)原來不過才79嵗,且今年還將發佈新作——驚嚇不小。為自己的無知汗顔慚愧正待靜默自我檢討,噗上已經有更心直口快的人喊了出來:「原來他還活著!」

請原諒,我們這一代的常識實在太貧乏。會有如此反應,絲毫沒有不敬的意思,能和大師活在同一個世紀享受同一顆太陽的溫度,何其有幸。只不過,我們總是感覺法國新浪潮電影是很久遠以前的事,一提起總要以一種很崇拜的姿態說啊那是多麽美好的年代——不管我們是否真的經歷過新浪潮,也不管新浪潮電影你看了幾部導演你知道幾位,總之那是我們認知中的美好年代的代號。而其中一個會引起這誤會的原因是,另一位新浪潮代表,杜魯福(François Truffaut)《四百擊》裏的小男孩,里奧(Jean-Pierre Léaud)今年在蔡明亮的《臉》裏再度出現,已經垂垂老矣。

Jean-Pierre Léaud @Les 400 Coups, age 14

很喜歡IMDB上關於里奧的簡介,第一句就是「Jean-Pierre Léaud is not everybody's cup of tea for sure...」。他確實不像是人見人愛的那種巨星,但他的古怪、帥氣、刁鑽氣息在在都散發著迷人魅力,喜歡的會很愛很愛,不喜歡的——我不知道。14嵗被杜魯福相中,演出導演的半自傳電影《四百擊》,最後一幕回頭凝望被定格成宣告電影新浪潮開始的標誌。此後隨著年齡增長,繼續演出另外四部同樣系列的電影,構成了杜魯福的半自傳《安坦但奴五部曲》。他是杜魯福的愛將,同時也是其他新浪潮導演愛用的演員,單是高達一人已經用他拍了8部電影。

Jean-Pierre Léaud @Masculine Feminine, age 22

高達的《男人女人》(Masculine Feminine)裏,他演一個正值青春年華活力充沛的年輕人。滿街亂走、貼海報、塗鴉反戰,積極地為高達傳達他對社會與政治的批判態度。飛揚跳脫的他,行事出人意表,偶爾重復路人動作,常常疲勞轟炸式地說不完的話即繁瑣又迷人。咖啡室裏總是彌漫著別人的話,遇上心儀的女人,搭訕聊天的當兒一邊見證身邊其他客人的生活:男人女人吵了架女人忽然拔出槍來解決了男人、有人在談論一些時下歌手;正在傷腦筋該上哪兒和女朋友求婚時,身邊的每一個茶客都在絮絮叨叨地說著一些關於他們自己的事。沒有一個靜謐空間,仿佛整個巴黎都有說不完的話。

不停説話的他,吸引的除了女孩還有女朋友的姐妹淘。起初認識女朋友,並不諱言是情欲先行。女孩拒絕了一夜情的邀約,變成喝茶吃飯看戯聊天的女朋友。他的朋友向她的姐妹淘表白,但她正在等候著的卻是他。他們不停地看電影,也不停地失望,電影中的夢露老去,電影裏找不到他渴望的真實。對社會有太多疑惑,人和人之間仿佛失去了有效的理解能力,他於是從事民意調查,問每一個人對於社會的看法、對於避孕的知識、對於每一件大小事件的觀點。他所有的問題,都從他的角度出發,不管對方是選美小姐還是路人甲乙丙丁。自我執著到一個地步,應該是極度乞人憎的,可電影裏的他一臉孩子氣地困惑,讓人覺得他真的只是在尋找一些答案而願意選擇寬容。他向她求婚,她的姐妹淘卻在此時告訴他,她懷了某個人的孩子。怎麽辦呢,然而愛情不是電影中要我們復習的習題,愛情和性慾一樣都是人的本能,偶爾抑制偶爾失控,其實都不需要很強烈的理由。

像電影裏的主人翁總為身邊其他路人的談話干擾一樣,我們也同樣在導演有意的干擾下,頻頻意會到我們正在看的是電影。高達拒絕電影的傳統對話模式,試圖避免觀衆因認同角色而不自覺地參與資本主義推銷的夢幻。於是這種投入——抽身——投入——脫離的過程極好玩,一邊以恰當距離欣賞因疏離而更美好的人物形象,一邊默默感受社會背景安靜捕捉電影正在傳達的意念。電影中的躁動青春、不安迷惑和用之不盡的精力和我們自己的青春重疊,一起反映在浮誇的現代生活模式裏。

1966 · French

Director:

  • Jean-Luc Godard

Cast:

  • Jean-Pierre Léaud as Paul
  • Chantal Goya as Madeleine Zimmer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