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1

祝我聖誕快樂。(下)

問題:你因爲一個原因喜歡一個人,但後來那人改變了,你是否還要繼續喜歡他?

所以我們從來都說,愛一個人是不能/不該/不可有原因的。原因會隨著時日、境遇、心情改變,就算對方真的永遠一成不變你的喜好也會變。但是,當問題無關愛情的時候呢?

*

先喜歡上PLACEBO的音樂,然後聲音,最後教我死心塌地的是他們的壞。當年少的生活太枯燥無聊,你於是需要藉由反叛姿態闖一個缺口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壞是最直接了當的方法;自己不夠壞,於是對很壞的人特別迷戀就像補償心態。

《Kerrang!》專訪裏,Brian回顧樂隊歷史。1994年在倫敦Deptford組團,1996年出第一張專輯《PLACEBO》,耀眼的龐克風格與性別迷亂的主題從開始就將聼歌的人分成兩大陣營,你只能極愛或極惡。也因當中引起強烈回響的主打歌《Nancy Boy》,他們被邀請客串演出Todd Haynes當時正在拍攝的70年代華麗搖滾音樂電影《Velvet Goldmine》。第二張專輯《Without You I am Nothing》延續了第一張專輯的風格。

2000年發行的《Black Market Music》,開始加入舞曲因素。這時他們迎來更大的成功,人也開始變得更囂張更不可一世,開始濫用藥物,處處惹事,直至得罪了整個英國音樂工業。7年之久,他們無論接觸到音樂界中的誰都不受歡迎。Brian回顧時候說,當時這種令人討厭的虛張聲勢很大程度上是來自他和Stefan的shy和不安全感,在自我保護的過程中不自覺地就變得飛揚跋扈起來。2003年發行第四張專輯《Black Market Music》,媒體的反應於是更加理所當然——即使願意肯定他們的音樂,對樂隊,尤其是主音Brian Molko也仍抱持唾棄的態度。盡管如此這張專輯銷量依然超越100,000張,這時他們也開始到更多國家巡迴演唱。

2006年第五張專輯《Meds》,主題圍繞創傷、抑鬱症和一如專輯名稱的毒品濫用。這時Brian和Stef 中毒最深,長期處在混亂的狀態中——甚至對當時怎麽在錄音室中錄出某些歌曲也毫無印象。和鼓手Steve Hewitt的關係也在這時到達破裂邊緣,個性與選擇上的相異令他們開始更難相處,終于在2007年Steve宣佈離隊。

如今推出全新專輯《Battle for the Sun》,展露的卻是與從前徹底不同的陽光氣息。Brian說,回顧《Meds》,只覺怎麽竟然如此黑暗一點希望也沒,於是希望在新作中加入希望;於是就有了站在黑暗中仰望太陽看見希望這樣的説法。他和Stef 也不再囂張做出種種討人厭的行爲,反而開始被形容為熱情的、好客的、樂於助人的;且強調兩人已經脫離賭癮,開始上健身房、活得健康。

雖然我們都愛說讓你喜不喜歡的應該只是音樂,但對於生活在音樂中的這些人來説,他們的生活本質上就影響著他們的音樂。自稱洗心革面的Placebo,還有沒有讓我繼續愛下去的理由?

有的,叛逆的始終依然叛逆,擺脫毒品後他們更堅持投入的是尋找/回歸自己的音樂選向和創作初衷。這囘脫離了主流音樂公司而獨立出碟,有更大的自由度,而最重要的是Brian獨特聲綫依然魅力無窮盡。對於他們的改變,許是應該鼓舞的,畢竟如果沒有脫離當時走著的那條黑暗道路,樂迷們不想看見的結局許會提前來到。

所以,繼續愛下去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