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30

奇怪憂傷。

偶爾神經質起來,放著家裏一堆經過慎重思考判定極愛以後買下的書不看,跑去書店打書釘。傻到一個程度,對著一本陌生的書在暗打算盤:這本書字太少不值得買、那本書兩下子就能看完不值得買等等奇怪的理由,買菜般斤斤計較字的多寡。節省是好事,但真相是計較的人平日走入書店搜括喜歡的書喜歡的雜誌根本面不改色,因此忽然發作的克勤克儉來得怪異。

高木直子的《一個人去旅行》,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看完的。

當初不買的理由,除了因為漫畫書字太少書太貴這樣奇怪的理由外,更強大的理由是書很破爛。混雜在一堆書裏的它,經歷一段時日,從封面到封底都破破爛爛地很像二手書。反正是要等人購物的,就跟自己說,好吧我總有一天能看完它的。後來後來,書是看完了,書店忽然一下子進了一整排的乾淨漂亮的她的書本——喔。機緣真是奇怪的事。

高木直子是堅強勇敢的女生。一個人旅行、一個人住、一個人到大城市追求夢想。明明是很勇敢的,畫畫也挺幽默風趣,但我總覺得很難讀。讀讀下,我會很sad—— 那種灰灰暗暗的,有點萬念俱灰的寂寞感會侵襲上來。雖然字裏行間透露作者其實也有朋友其實也有熱鬧日子其實這這些些不過是個人選擇,但總之就是會sad。平日一小段一小段地讀倒不覺得怎樣,今天發神經買了本《一個人住第五年》回來,讀了半本,整個人幾乎要跌入谷底。

嗯好吧其實不關直子的事。只是,只是我的某個死穴因此被觸到了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