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7

[Dorian Gray] 失去靈魂的,並不只是杜連魁。

有時,看書時有種狀況是,看完一本書會非常迫切地渴望看的書被拍成電影。雖大部分的時間裏我仍相信文字的想象空間遠遠淩駕于影畫之上,但偶爾,仍會覺得有些書是天生就該被拍成電影才能滿足飢渴的視覺營養的。

Oscar Wilde 的《Dorian Gray》就是這樣。

從前,第一次看這書的中譯本,我還沒搞清楚王爾德到底是不是姓王的東方人;而被翻譯成杜連魁的Dorian Gray,更讓我一頭霧水。幸或不幸,當年在閲讀物質貧乏的狀況下不小心在某書報攤撿獲的這本書,竟是被“依據臺灣民情與時代”而遭改頭換面的改寫本,首先是書裏一衆人物被換上中文名字(還要是俗氣的)、地點改成臺北、杜連魁頻頻被喚連魁連魁。而我看書不讀序的習慣從當年就根深蒂固,儘管質疑了很長一段時間始終沒發現這改寫始末就蘊藏在書一開始的序裏,糊裏糊塗不明所以了那麽多年。

不愛改寫,但仍然被書裏的杜連魁這角色深深吸引著,就是渴望、渴望、渴望看他化成真人,或至少被拍成電影。

*

《Dorian Gray》1970年的電影版本找不到,但從知道有2009年新版本後就期待莫名。好難得終于看到電影出現,幾乎要帶著誠惶誠恐的心情來膜拜。電影一開始教人振奮,精致得像一幅幅油畫的倫敦街景、優雅的人們、漂亮的細節,都在說這是絕對可以教人期待的。

但是振奮很快過去。電影依然有讓人目不轉睛的吸引力,但跟著故事走下去,當年讀書的期待和興奮卻慢慢消逝。主人公的魅力和情節鋪陳都是中規中矩不過不失那種,乍看仿佛無可挑剔,卻少了一股驚心動魄的魅力和力量——心底不斷有股聲音在默默OS,不不不Dorian Gray雖然沒心肝雖然十惡不赦但他不該是這樣的,不是只挂著一幅乾淨皮囊的惡棍,他應該是一只閃爍著邪惡但耀眼魅力的魔鬼——應該有那種你明知他壞仍願意不顧一切獻身于他的魔力。英俊得很大路,五官也許無可挑剔但就是少了光芒;原著裏悄悄流瀉的同性間曖昧情愫,更被淹沒得幾乎消失。

於是心裏一直哽住哽住似地不舒服。看完電影,立馬三更跑去書店找回原著小説來看——是確認的需要,當年我曾迷戀過的Dorian Gray應該有不只這點魅力的。還是,只得我心有慼慼焉的理由其實是,主人公一直一直一直讓我聯想到Christian Bale?啊啊,單是這個理由,就已經太足夠讓我和這部電影之間長出一個絕緣體了。

2009 · UK

Directed by Oliver Parker

Cast:

  • Colin Firth as Lord Henry Wotton
  • Ben Barnes as Dorian Gray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