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5

春晚 + 小虎隊 = 回到過去

虎年除夕夜,照例與電視節目無緣。

但是但是,今年從很早開始一直碎碎念,我要電視啊我要電視我要看電視,就像是說多了就能上達天聼,能有一束力量忽然從天上降下予我,賜我一個例外——我想看想看想看想看小虎隊重組啊啊啊啊~!!!從聽説他們可能重組開始,所有傳説也同時附上波折重重的一句,還好,我們還有一個偉大的春晚是力量無窮大能將所有不可能化爲可能的!

偶像崇拜是很原始的一種心態,從很久遠很久遠以前的原始部落希臘羅馬神話盤古女媧開始;偶像同時也身兼精神導師的位置。在我的很久很久以前,在我知道這世上有一個人叫黃耀明有一隊樂隊叫Placebo有很多種音樂叫Indie Rock Alternative Canton-Pop等等以前,從小彬彬的兒歌過渡到我的流行曲時代(當時問娘,大人歌是怎樣的?娘給我買了謝彩雲 ><~), 在我的年齡進入兩位數以前,我知道了這世界有三個很好看很會跳舞的男生,叫做小虎隊,從此開始我無可救藥的沉淪。

我有一對很懂得適時配合孩子需要的父母。在並不富裕的家庭裏,仍盡量滿足我和我弟的要求,即使會碎碎念,但若是我們真是很很很想要的,都能得到滿足。在他們的教育模式下,我們懂得不做過分要求(比如一套RM200的芭比娃娃屋我小時候超嚮往但不敢要),但也很懂得珍惜我們所擁有的。愛上小虎隊那年,我還未懂得一個人上街,於是經常性吵爸爸媽媽帶我去光顧街上阿梅的卡帶檔口——是,經常。從買下我的第一張小虎隊專輯《星星的約會》開始,到向阿梅訂購他們的前作,到後來的新專輯發佈,我通常都是每隔一兩天就得到訪詢問:貨到了沒?到後來遠遠看到我,阿梅就會遠遠向我搖搖手作無奈狀,或偶爾促狹地大力點頭——喔吼!這時刻我最開心了!

接下來,當然是對著媽媽的唱機,一首一首很專心很認真很珍惜地對著歌詞紙很用力地聼,很細心地分辨這是吳奇隆的聲音,這是陳志朋,這是蘇有朋的。那年我已懂得專一與愛屋及烏,最愛吳奇隆(那時愛憂鬱啊),但也要因爲他而喜歡埋其他兩位。後來後來,他入伍當兵,小虎隊暫別歌壇,我第一次懂得為陌生人心碎的滑稽和悵惘。轟轟烈烈的那一年,他們出了再見專輯、開演唱會、出書記錄成長過程;小學生的我竟也很神奇地完成了擁有一切的使命。印象最深刻是那本書,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郵購書本,爸爸幫忙買的匯票,放學回來媽媽遞給我的一本厚厚的書——那天下午我抱著書本睡着,醒來還得上補習班,印象極深刻。

每一首歌,我都會一字不漏地跟著唱,還能很仔細地告訴你爲什麽我最愛這一首,爲什麽我討厭那一首,哪一首最能給我幻想,那一個句子裏的那一句他唱的最完美等等。所以後來我懷疑,媽媽的唱機是不是就在我頻密的rewind重聼一個句子下壞掉的?

我愛我的爸爸媽媽,在經濟算得上拮据的時刻竟還給我買了至今我依然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的新唱機。

後來後來,上了中學,世界一下子變寬闊以後,也懂得了這世界更多聲音的存在。開始聼張楚何勇竇唯,知道某些聲音很讚但與己無關比如陳升周華健王傑,從四大天王身上懂得聲音和漂亮姿勢可以帶來同樣的輝煌;學校的某個活動上我播過陳姍妮,雖然當時極愛極愛的已經定了型,從此以後專心一志愛上一個聲音但是學校活動不能播廣東歌。

只是一路走來,也從沒錯過小虎隊的消息。他們是我最初的音樂與精神導師,愛的愛的。從退伍後重組、單飛、拍電影、緋聞、閙不和的謠言、生意營運等等,一直一直都在視線範圍内。

*

今年除夕,就在錯過親眼見證他們合體的狀況下過去了。我以爲這至少算是一點輕微的遺憾,但是年初一,在家裏,非常非常巧合地就在那短短的一小時裏遇見重播!看見他們漂亮出現,那感覺除了真是巧當然還有無言的感激,我一直相信有個力量在背後默默運行主宰命運的,在這樣的完美時刻,能和爸爸媽媽一起自電視上再見他們(爸爸媽媽會一直幫我留意小虎隊也會一直幫弟留意他喜歡/過的那些的),雀躍!雀躍!儘管有其他人在場,誰還在乎失態與否,人生就是難得幾囘瘋;還有爸媽家人一起傻,更該珍惜。

看著熒幕上極熟悉的舞步,依然漂亮耀眼的他們,有人仿佛不被歲月在臉上刻划痕跡,有人相貌從當年純真到戾氣乍現,我像掉入時光隧道回到我單純快樂的童年。每一首歌我仍能跟著唱,小時候的記憶清晰而近期記憶嚴重疲弱,啊啊我知道我是老了,但能見他們如此漂亮地老去,誰還必須害怕歲月打磨?

果然是青春勵志團體。我又被勵志了。

*** 從時光隧道回來以後,只剩下的純視覺欣賞——我愛的重播再重撥,感謝我的親愛的在最快的速度下幫我重現!

*附一:幕後訪談

1 comment:

  1. 啊啊啊~~~~

    小虎隊啊~

    可惜我當年是聼粵語的……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