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8

Day 21: Gus Van Sant + Last Days + 其他。

Michael Pitt · Last Days · Gus Van Sant · US 2005

我有時疑惑,一個人被挂上標簽,到底是不是一件應該很高興的事?挂上的如果是美麗帥氣聰明伶俐,起初應該是很高興的沾沾自喜的,但是久了會不會厭倦/不再相信/嚮往突破?縱然被挂上文青、藝術家一類不那麽抽象而且容易讓人自我感覺良好的詞彙,久了會不會討厭被定位而自我感覺僵化?如果被歸類為諂媚討厭笨蛋無聊乏味之類的負面標簽,更不需思考就能凴直覺判斷對方根本沒有眼光。不覺得反感的,越活越覺自己在自身定位裏活得真自然,又會不會只是不自覺地越演越像呢。

翻《Colors》冬季刊,看一眾正活在青春期的男女發表成長宣言。其中一位說,I hate being labelled. 上帝保佑,他前路即將堅強不要被同化。拒絕被標簽,同時意味著拒絕被歸納入某個缺乏特色但聲勢浩大的主流趨勢中。將面對的,是充滿未知的一條路—— 前提是要有足夠的堅強來抵禦洪流。

*

有時喜歡一個人,這「喜歡」可以反復無常;就像那人本身也可以很反復無常地自由游走于自己想做的事情内。所以喜歡Gus Van Sant、深愛「My Own Private Idaho」、陷入「Elephant」和「Paranoid Park」氛圍裏同時也可以討厭「Good Will Hunting」。Gus 太聰明,懂得在需要名氣地位資金時導一些很主流大受歡迎的戲,在極受歡迎受大片厰招攬時候欣然接受,但沒被名氣衝昏頭腦,堅持選擇即使離開也義無反顧。偶爾偶爾再拍一些純粹自爽的戲,悠閑姿態游走于獨立與主流之間,這樣時刻保持清醒的人,真是可愛。

要標簽他嗎,怎麽標簽呢。才不。

永遠難忘的童年陰影:當年喜歡王家衛雖然不是難以啓齒的事,但是那喜歡的整個過程裏滿滿是—— 人們語帶嘲諷的口吻、自詡文青的人藉以標簽自己,要怎樣保持不偷偷摸摸又不張揚的程度,是一件很難的事。王被標簽得很嚴重,仿佛拍出來的東西永遠只給那麽一小撮人看。而那一小撮人又似乎一定非喜歡不可。所以,所以,咱們不要玩標簽吧,部落格的Labels以外。

*

Gus Van Sant 想拍Kurt Cobain,又不想惹上Courtney Love,於是出現這樣一個inspired by Kurt Cobain的角色。讀「Last Days」 DVD封套後邊的劇情介紹,看見主角Michael Pitt的名字後邊括號 (The Dreamers),才醒起他就是貝托魯奇「戯夢巴黎」 裏遇上美麗兄妹的Matthew。一張孩子臉藏在Kurt Cobain造型的頭髮鬚渣裏,像一個身體兩個靈魂。電影裏演一個搖滾巨星的他恍恍惚惚、迷茫絮亂、行行企企、自言自語、與人們在一個屋簷下一個社區裏生活,很接近也很疏離。但是如果不跟風不起哄,人誰不是這樣,很合群也很孤獨。戲裏末了相約避風頭的一群人,在某個時刻也很快將鳥獸散,無需理由。

現實中,Michael Pitt自己也寫歌唱歌夾了一隻叫Pagoda的樂隊。爲這戲,他寫了兩首歌。

忽覺一個人在異地酒店聼這歌挺適合,上網買了。從前我不能聼沉重的哀傷的磨人歌曲,會哭的。這囘並沒有變得更堅強,只是某條神經被磨得麻木了。

也或者,美國之旅tag上了Gus Van Sant和River Phoenix,有種不再那麽單調抑鬱的錯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