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0

開心見誠,我們談談影話。

好吧,說真的,我有時逃避。

我常愛看人家寫影話,很專業的、很散漫的、做功課的、隨口說說的、扯得很遠的、困在戲裏出不來的,只要是有感覺有内容的,不是為寫而拼命擠一點東西出來的,我都愛看。當然句子通順是要點之一,錯別字太多就乾脆関掉整篇文章的事也偶爾發生,可是一般來説總是有東西看的。

有時有些感嘆很老生常談,但我看見你,至少在那一瞬間有過那麽一點想法。即使很快你會忘記,一天你可能想起,這總是大于零,是好事。

當初加入大紅花,其中一個很吸引我的原因是,這裡有些人在寫很好看很精彩有内容的影話。我不說影評,我不知道到底要什麽樣的人、什麽樣的歷練、什麽樣的沉澱、什麽樣的過程培育出來的人才有資格寫影評;在我了解什麽叫做影評之前,我只會很籠統地將所有有關電影的文章統稱為影話,到一天我能了解爲止。我喜歡的,那些在大紅花裏寫電影的人,有些依然在很專注地寫、有些已經停止書寫或轉移重心。

嚴肅認真的書寫能給你知識了麽,將電影融合生活與個人性格的讓你開眼界了嗎。

只是,你寫電影的目的是什麽呢。

*

我開始紀錄自己看過的電影,是在一年歐盟電影節三天趕六七場電影後的事。隨著記憶力逐漸消失,為免六七場電影統統被我偉大的記憶自主融合成epic movie,開始實事求是地記下我的感覺。後來發現,寫下的東西也成了與人交流溝通的途徑,於是很愉快地繼續下去。你認同的,我們分享;你嚴厲抗拒的,我們得以從各角度來融合交匯;你引領了我去看我看不到的那些,你的歷練分享予我,我達不到你的深度但我逐漸擴充我自己的視野。

是從什麽時候開始,我們非得要標簽分類自己?

你嚴肅深刻,痛恨喜劇於是一並也將嘻嘻哈哈的人判了死刑;他熱愛娛樂,鄙視那些對著一部電影痛心疾首感動落淚的人;你與他,是怎樣勢成水火了呢,輕鬆的你不願了解一部電影的潛存意象,爲什麽要批評他人沒事找事呢;認真的你批判看喜劇等於浪費人生,但一個人的人生要怎麽過有他的選擇;爲什麽不試著去了解彼此動作背後的動機?

我不了解,你若能對著《錢不夠用》感動落淚振筆疾書這有多豐富内涵,怎麽就不能諒解有人看《大日子》看出了一堆感動。你深邃,從一部電影中挖掘到了你想要的共鳴,我淺薄,從另一部電影汲取我淺白的醒悟。

*

看電影這囘事,需不需要天份的呢?

有些人從很小時候書寫電影,就能讓你很佩服很絕倒很愛;有些人很用心地寫但你看了只想反駁反駁反駁。我猜也許無關天份,寫字基本功句子白字都在我們貧瘠的教育制度裏受過鞭策,剩下的,大約就只是你願意成長嗎,你虛心求知嗎,你願意看多一點嗎,你接受人家批評嗎, 你願意走出盒子從各角度思考嗎,你喜歡腦激蕩嗎,你願意張開張開再張開自己雙臂接受不同的衝擊嗎,你立場站得夠穩嗎,你看見相撞的火花糜爛還是純粹炸藥硝煙味道呢,你能經歷了種種種種的打擊之後很灑脫地維持真我不隨波逐流嗎,你夠勇氣嘗試嗎?

最怕固步自封,覺得自己高度到了一個層次無人能敵,於是一旦遇見異己就攻擊。有些攻擊挺傷人,也有些從開始的言之有物到最後變成純粹捍衛看不見的疆土。我常天真,有時與人意見不同吵鬧幾次以後以爲大家純粹就看法交流,你有你愛我有我戀是很正常的事,可是過後發現其實已經被人推下萬劫不復的黑洞裏。

爲什麽呢。這世間如果只有一種想法一類電影一人獨裁不是很乏味的嗎。

*

後來我漸漸變得怎樣了呢,我想掙脫既定框框,我想不顧一切放手去寫,我想試試看這樣能不能更坦誠地表達自己而非抄書般地陳列專業詞彙。專業書寫有人在做,那需要很大的付出與用功,我敬佩我一旁垂首拜讀就好。而我,我真正想要的是從自己有限的生活歷練中兌出一點想法,嘗試去看看抽象的飄忽的醖釀聲影其中的魅力。於是我跌跌撞撞,時常逸出常軌,也知道自己怎樣被標簽了,畢竟書寫的那些歪七扭八的東西有多少人想要去看看到底企圖表達什麽呢。所以所以,偶爾偶爾有人來告訴我他看見了,我總是很快樂很快樂的。

我在繼續。人世很長而人時什麽時候會盡我不知道,也許一天醒來就這麽盡了也可能。

1 comment:

  1. 看到你這篇很感動。我也常有一樣的想法,不只是對電影,而對任何事情都有開放的心胸。不知道達成了沒有,我仍在努力中。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