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6

Antichrist: 延伸無法停止。

淩晨三點半看《Antichrist》,起初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去承受有多殘酷是多自虐的畫面。自去年電影出現,聽過康城首映上衆人驚呼尖叫聲中超過四人即席昏倒的傳聞,即竭盡所能避過所有評論劇透等等。我想要,自己親身體驗這部大剌剌反基督電影。後來事情就是一如預料地以我自己的腳步進行,我超慢的步伐拖曳著。走過年底走過農曆年再出其不意被發配邊疆到召回,事情已經過了一年,終于得看。(念叨自己,這種速度你將哪兒也去不了。)

*

兒子因意外離開,妻子蒙受打擊太大情緒無法平復,接受精神治療久久未愈。丈夫決定帶她到眼前她所能表達的最大恐懼源頭中,實行以毒攻毒。於是兩人去了一個名叫伊甸園的森林,安靜地生活著。圍繞兩人的是森林的呼吸,這些那些來自自然的你能聽見的所有聲音。種子掉落、風在吹雨在下,鳥在唱在哭,偶爾悄悄釋放的來自另一個時空的呼喚。妻子偶爾發作、偶爾狂哭狂吼、偶爾歇斯底里、偶爾極度需索,丈夫一直一直嘗試安撫。

電影中的森林,景色溫柔陽光充足,本就長得靈秀飄逸的Charlotte Gainsbourg在其中漫遊,會讓人想起Ryan McGinley那些夢幻縹緲的圖。驟眼看去美好平和,背後醖釀某种陰森企圖:森林像在眼紅人們的恣意純真原始歡樂,終會奪走,且你能有某种朦朧預感,那會是很輕而易舉的事。

等著以爲將被驚嚇,仍奢望得到一點衝擊看能否開竅解脫,但時間過去還好,還好。只是漸漸沉溺墮入仿佛與世隔絕的環境中,連動物都不親切。一直到了最後的20分鐘,極盡所能的血腥殘酷一次過爆發,強烈的宿命意味與暗示,從天而降的啓示在眼前展示,你知道事情無可挽回。妻子對丈夫的狠心暴烈,鏡頭對鮮血流竄的貪戀,你被震懾,無法遠離不能中斷,不讓這些跡象過去你將更無法得到救贖。撕心裂肺的劇痛中丈夫一點一點明白,發生的這些種種並不完全是無法預料的天意。

電影落幕,所有心理生理糾結一起延續到現實中。從原本戲到半途睡眼迷蒙到無法安睡,從極度清醒到胃在絞痛。

*

隔天,呆望著Charlotte Gainsbourg的《IRM》專輯封面,我囘不來。

ANTICHRIST · 2009 · Lars von Trier · Willem Dafoe · Charlotte Gainsbourg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