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4

掉落地球的精靈。

當我們一路默默地安份/不安份地跟著時間老人的腳步在圓盤上輪回,轉著轉著,看一路風景漸老,看花漸枯復榮,看風吹草動活蹦亂跳的動物以和我們相異的速度死亡復活,一路上我們肩並肩偶爾唏噓偶爾歡快地走著、走著,終不覺這些那些漂亮時光暗淡時刻在我們身上魂裏燃燒過烙印下的痕跡。

我們於是說,二十年已經過去某人依舊漂亮飄逸活潑如昔仿佛不老;我們於是說,三十年過去他依舊蹦蹦跳跳體力極充沛;我們於是說,當年的憤怒青年如今修成正果成爲渾身散發魅力的精神領袖。要到一天不小心掉入時光隧道,你才驚訝中發現,二十年前你其實見過的某個畫面裏,某人真真正正耀眼至極的青春原來是這麽囘事,當今剩下的不過是當年一點餘燼,時間早已殘酷地磨蝕掉你擁有過的愛慕過的你以爲的,真相其實不過是你自己日漸衰老的記憶騙過了你自己:善意的,如果你仍然天真地以爲真有善意的謊言這囘事。

我知道今天依然有很多80後90後愛上我們親愛的明哥哥,但是讓你們霎眼愛上的必非當年教我觸電的那一瞬;你們愛上的某個自知不自知的理由,必然也和我朦朦朧朧中沒意願搞清楚的原因不一樣。你認識那一個光華耀眼音樂教父,我迷戀那一位泡沫花園遊戲少年,怎麽會是同一人?

所以,David Bowie當年風靡天下的華麗搖滾精致魅力,對我來説始終是個不解謎。同期的Iggy Pop雖放任肉身自由自然地老去,當年叛逆不羈的搖滾精神依然有跡可尋;但是Bowie,Bowie,在與Placebo合作那曲《Without You I'm Nothing》時候,完全秉持穩重慈祥長者風範,與Todd Haynes的《Velvet Goldmine》裏那位脫胎換骨再世爲人後仿佛即將競選總統的Brian Slade一印證,整個形象在我腦中落地生根,永恒不滅。

怎能不懊惱,這些那些我喜歡的人們,有多少是吸其精華受其開示才順利長大成人的啊。

*

到這天,踏上時光機回到1976年,才再受啓蒙。

1976年Bowie初次出演大銀幕男主角的《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演一個掉落地球執行任務的外星人。極纖細的身材,極漂亮的五官,極溫柔的舉止,才知他原是這樣教人驚艷。30年前的電影,卻真的不沾人間煙火似地依然漂亮前衛,一幕幕畫面既像當今Ryan McGinley鏡頭下青春飄渺虛無場景,也像無邊無際被時間遺忘的夢境。

在當中嬉戲夢游的,是你我一見鍾情不能自拔的妖精。

故事改編自1963年Walter Tevis的同名科幻小説。男主角因家鄉星球極度乾旱缺水,於是孤身來到地球尋找辦法將水帶囘去。他運用來自家鄉的智慧與技術,在地球推動許多新發明並因專利權致富,在大湖邊買下土地房子兼建太空站。他對地球種種極好奇,樂於嘗試也沉淪,終至身份曝光淪落成爲實驗室裏的白老鼠。

小心翼翼喝水這一幕,仿佛重遇《Dazed & Confused》裏會出現的那種色調那種感覺啊。

荒涼的不止周圍背影之類的事,真正被荒廢而荒蕪得連草都不生的,是那些被我們遺忘抛棄的曾經建立的内心遊樂園,像艾麗絲的夢境。

蒼白削瘦,華麗致命。

我們努力妝扮保養,以爲真能就此留住我們的彈性與風華;卻忘了當我們相隔數十年後再度出現前人面前,數十年來風沙磨蝕的痕跡其實一覽無遺,更何況是一個真正不老的精靈?

*

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

1976 · UK

Directed by Nicholas Roeg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