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01

終究仍在企盼自救那天來到。

陰鬱沉淪不能自拔的是,到這刻忽然發現其實從來未曾自俗世道德觀中解放過。踩了青草地會内疚,讀了某人訪問中關於先鋒的説法會汗顔;那那些些我以爲已經無限度接受擁護了的,其實始終停留在置身事外的角度,在我的安全區内閑閑地觀看於事無補地大聲嚷嚷。

所以有些人我注定永遠不能碰。一碰即將露出馬腳我的底牌即將被揭露無遺,即將被唾棄即將萬劫不復我其實時時刻刻莫不活在自我厭憎的情緒之中,關於驕傲,傳説中從來都是卑微的假面具;誰人都好,驕傲從來不曾真切存在過。自負注定只能與自卑共存亡,你看到我的不屑其實我只是真的純粹不屑,與驕傲無關。不屑只是因爲有些事情有些人從來不值得花時間去處理去面對去應酬,我放棄的,若至終將放棄我亦只能惋惜一分鐘爾後轉身上路連告別都不必。

這麽下去,假若終究豁不出去,早晚我會是瘋了。

*

題外話:

是誰說這詞能見爺化了,是誰說這字裏充滿禪意
明明說的是這抵死纏綿不到天國誓不休,終究解不了放不下離不開不離不棄 啊 林妹妹寳哥哥轉世了麽

將化未化 似化非化 反而離化更遠了更伸手不可及
將前世虧欠深深嵌入今世修行中,更根深蒂固更萬年亙古不變即將生生世世糾纏未完,這情意縱使未得回報亦將淩駕于所有情分之上,不盡不滅。

*

分手時内疚的你一轉臉
為日後不想有什麽牽連
當我工作睡覺禱告娛樂那么刻意過好每天
誰料你見鬆綁了又願見面

誰當初想擺脫被圍繞左右
過後誰人被遙控于世界盡頭
勒到呼吸困難才知變扯綫木偶
這根綫其實説到底誰拿捏在手
不聚不散 只等你給另一對手擒獲
那時青絲 不會用上餘生來量度
但我拖著軀殼 發現沿途尋找的快樂
仍繫于你肩膊 或是其實在等我捨割
然後斷線風箏會直飛天國

這些年望你緊抱他出現
還凴何擔心在互相糾纏
給我找個伴侶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發展
全為你背影逼我步步向前
如一根絲牽引著拾荒之路
結在喉嚨内痕癢得似有還無
為你安心我在微笑中想吐未吐
只想你和伴侶要好才頑強病好

不聚不散 只等你給另一對手擒獲
以爲青絲 不會用上餘生來量度
但我拖著軀殼 發現沿途尋找的快樂
仍繫于你肩膊 或是其實在等我捨割
然後斷線風箏會直飛天國

一直不覺 捆綁我的未可扣緊承諾
滿頭青絲 想到白了仍懶得脫落
被你牽動思覺 最後誰願纏繞到天國
然後撕裂軀殼 欲斷難斷在 不甘心去捨割
難道愛本身可愛在於束縛
無奈你我牽過手 沒繩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