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8

後來我再也沒有故事可以告訴你。

後來,我終于成爲只能靜坐一旁或熒幕前聼人家看人家說故事的人。偶爾被問,你呢,你有什麽故事呢。我總只能說啊我是一個無聊的人沒有什麽故事好説的。

是真的嗎,後來幾乎也要這樣相信過。有什麽是我應該說的?不記得我選擇過遺忘,只不過當一天決定了從此不再在乎,就真的仿佛什麽也沒發生過;那些很久很久以前的事。當下也沒什麽應該被訴説的故事。我沉淪的我喜好的我選擇的我偏愛的,要說起來太繁複太戯說從頭或仿佛太遙遠太縹緲似乎一點也不實際,我像活在另一個時空的人,雖然彼端其實也是一樣熱鬧。問題大概不過是我自己硬是堅持生活在一個不屬於我時空的地方。

而那些從前從前的事,在從前從前的時候我曾每天嘩啦嘩啦嘩啦嘩啦仿佛必須找人說故事才能活下去一樣地說故事。當時的故事太豐富,每一天我除了彷徨地說無助地說冰冷地說,仿佛說了我能得到救贖我能得到幸福快樂。盲目得以爲自沼澤中終能撈得到一桶清水是我悲哀可笑的天真,固執得以爲能將一朵野草催眠成一朵嬌媚玫瑰是你可恥幼稚的無知。後來後來,終于恍然大悟救贖注定只能從自己軀殼中汲取,乾脆地醒來以後真的什麽都不再記得。

除了那句起初打動我的謊言:我喜歡你因爲你是性情中人。

謊言,是因爲後來我明白你根本不能明白什麽叫做性情中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