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0

你隨便出現。

班上有一條巨大的蛇,盤旋卷縮在一個角落,安靜地睡。

休息節,大家熱鬧地滿校園奔跑。我的課室在食堂樓上,樓下的空地上能望見有人在玩兵捉賊,有人在玩跳飛機,有人在一二三木頭人,有人優雅地帶著一本書走過,兩三個女生一邊竊竊私語一邊沒有方向地到處亂走。

我沉默地看,一邊想著關於那條蛇的事。沒有人在擔心,校園某處有足夠它啃的糧食,有人這麽說了大家就安心了。可它那麽大,大得貌似吞得下一整個班上的人。怎麽辦呢,可沒有人擔心。只有我,連夢裏都太清醒。

有人一半妒忌一半羡慕地給我說,你爲什麽要不快樂呢,你有那麽棒的一個人在身邊。我細看他,皮膚細緻白嫩,説話輕聲細語,溫柔單純認真體貼,好一個綉花枕頭。可是大家讀書時候都流行仰慕一些不能愛的人吧,一些特白淨的特流氓的特冶艷的特舌燦蓮花的。原來我也不外如是,不過是平常得平凡得連喜好連口味連欲望也被大衆主宰的其中一個無眼耳口鼻無特徵的人。

你走來,規矩的端莊的斯文的不得了。我望著你,我想,你是我的我不滿足,你不是我的我也不滿足,那麽説來有沒有你,對我來説也沒什麽分別了於是都不重要了吧。但是我能不能告訴你我關於那條蛇的想法呢我能不能告訴你我的擔心我的清醒呢,你大概仍然會溫婉地笑然後告訴我,別擔心吧(沒有説服力的一種方式)。

*

你是怎麽會不小心入我夢的呢,迷路了嗎,中庭的男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