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21

「.....又似風車轉到停不了,令你的心在跳。」

七月一天明哥忽然提起這句歌詞;看到這句,正巧是埋首苦幹半途中時;而近來工作上教人不得不全情投入百分百付出專注救火的雜務太多,每每陷入其中忽然驚醒就有掉入時間荒原回首已是百年身的迷茫,太需要一些小小的契機小小的呼喚來救贖,來讓我重新覺得人生不只有這些有的沒的。

而這一刻,腦袋裏浮現的是那年那景這歌,還未長成的進入青春期的咱們與曾經旖旎風光,那時候,曾經爲誰心跳過,又讓誰心跳過,又解救了誰的心跳,有多美好,有多實在;是誰後來將現實與美好分開劃分一條清晰界限?

然後,珍而重之將句子放到Plurk與Buzz裏去。私密動人的美好只想與好友分享,也認了吧,我不適宜大衆,我還是愛在我的小衆我的小圈子裏轉悠;臉書我用,我愛,但私密情感我不洩露,總有人太僵硬得一見情感就如不小心撞上你的裸體一樣大驚小怪呼朋聚友圍觀之餘末了還要神秘兮兮一副將你看透的癲狂模樣,解釋太複雜,連冷笑都懶,要一個個人去hide更麻煩。

我愛的,咱們在小圈子裏相擁好麽。

後來得到回應,我的底兒說曾經好喜歡好喜歡啊我也是我也是;藍給我說啊原來咱們都是N年前的人不認老不行——嘿無所謂啊,有你有我,陪著彼此手牽手一同老去是愉快的。老不老不過是年歲的過去,主流的大衆的人海裏總有些有想法有個性的人不願根據既定規則隨意地老去,不願成爲開口閉口除了孩子車子房子以外再沒話題的模範成年人,不受壓力不去理會那些擠迫要我們隨俗的力量,不鄙視不唾棄我們有過/有著的夢想;最難的,不是與歲月對抗身體髮膚上遭受烙印的痕跡,最難的是我們要在芸芸衆生裏找到彼此,有時相伴做陪,有時陷在我們仍然深愛的這些那些裏玩樂,豐盛地華麗地愉快地老去,多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