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25

什麽事情正在發生。

什麽事情正在發生,總要有個理由來交待一下。

但有時候沒有,有時候真的沒有,真的真的沒有,或真的真的真的我不想說,一點都不想說,完完全全不想說,也懶得應付你的追問又不捨得看你失望眼神讀你失望句子,這時候我也會跟你說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沒有。

這周末忽然愛上透明酒製品,沒有理由哩。首先做的事情是先干掉很久以前在免稅島上買下的50ml sample size的Absolut Kurant,但沒有很愛;再看看下就決定以貌取酒跑去進了支42 Below,那造型,真的,很帥。冰凍了半天,看著透明液體裏浮著冰花,然後如果淨喝,那順暢那香醇那微微燃燒感覺,啊我愛死了。

第五季有一集的《Sex and the City》在談sza sza szu,那種意亂情迷得教人手足無措的感覺;就是,你忽如其來不明所以激烈愛上一個你以爲你不會愛或忽然出現的某人,然後不知怎的你就會表現得心如鹿撞一幅初戀的樣子,偶爾還會發生一些凸錘小狀況,你會做出一些平時不會發生的笨拙動作或讓人尷尬的小意外。你一向來都很酷,就是,這時刻,你仿佛又被RESET回到最原始的渾沌狀態,毫無防備地愛上一個人。好吧,後面那一段是我加上去的。

Miranda說: 「Love? We're adults, we know how to handle it. 」但是當事情真的發生,我們大概都會很樂意地被操控的,是不是。

只是我在想的是,當我們的履歷表漸漸變厚,表情動作漸漸公式化,不再能持著青春拒絕妝扮也能散發誘惑力;我們依然可以很致命,可是我們付出的時間代價也越來越不能漠視;我們依然不錯過身邊風景,可是姿態漸變驕傲叫生人勿近,我們還有多少次可以發生意亂情迷的機會?當我終于懂得,很愛很愛一個人其實根本不需愛他的全部,我愛他的帥氣我可以漠視他怕死寂寞的軟弱、我愛他長髮飄逸可以看不見他身後一堆傳統價值觀、我愛他的溫柔於是看不見他對客仔的諂媚、我愛他的風度假裝不知他的生活零品味,我寫不下去,我不能更赤裸,事情攤開在光天化日下即將變得無趣。

而其實我正在做的事情是,借這一刻的意亂情迷,來讓我自己更愛更愛更愛更寵溺我自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