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13

It hurts. So love and do what you like.

之一:

由於降雨量驟減,津巴布韋(Zimbabwe)面臨糧食短缺的危機。今年3月,攝影師David Chancellor在津巴布韋的Gonarezhou National Park遇見一幕數百名飢餓村民瓜分一頭大象屍體的情形。1小時47分鈡後,6噸重的大象只剩下一副骨架。

而這世界尚有的其他少數人呢,被物質淹沒的我們;貪戀物質不是罪,不懂善待物質善待自己善待這世界其他居民卻是無可彌補的深切過失和遺憾。迫切于擁有更多更多不是罪,但擁有了不珍惜不撫摸不快樂不吸取不消化任其逐漸喪失其功能,是罪。浪費是罪,麻木是罪,揮霍是罪,冷漠是罪,自虐是罪,擁有不是。

你惻隱了嗎?能力不足嗎?但是,從善待自己善待身邊所有開始好嗎?

**

之二:

Don't Get Me Wrong

Romania · 2007 · Adina Pintillie

電影全片在羅馬尼亞一所智障病人療養院拍攝,導演Adina Pintille透過清澈的畫面,細緻忠實地傳達人們一天的生活。 他們當中,有人在院子裏仔細地將石頭從右邊搬至左邊,有人虔誠清掃每一層階梯,有人細心照顧比自己更需要幫助的朋友,他們吃飯、餵食、將碟子舔得乾乾淨淨、專注凝望光影在臉上滑過、持續不斷地喃喃自語。貌似單調重復的動作,沉穩安靜得教人心痛也懷疑他們感受到某些我們摸索不到的原始悸動了嗎,回蕩在空氣中久久不散的笑聲空泛嗎,那其中有你感應得到的真實快樂;偶爾偶爾,臉上綻開的一朵笑容,真實澎湃得足以淹沒掉一整個辦公室裏一整天囤積下來的事務性笑容。我們不理解他們,但誰又能理解我們,誰又真的有時間有能力好好理解過自己?既然大家互不理解,也其實根本沒有必要再分你們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我們,我們用著一樣形狀的湯匙,我們明白愛護自己的不同與共同,這世界,烏托邦就降臨。

喜歡純淨的畫面,一個鏡頭定格多久就給了你多少時間消化你看到的,一個思考空間從無聲中噗一聲出現。你進去嗎。兩個人在對話,探討神與科學的問題。How you stop the rain?甲說,我專注,我虔誠向神傳達我的意願,神聽見了。乙說,我吃下蜜糖麵粉,我消化,我的身體產生化學反應,將它們分解成能量,發射到空氣中阻止了雨。甲說,那你不相信神嗎。乙說,我相信,我祈禱,但那不妨礙我相信科學。

後來下雨了,搬石頭的人困惑地在雨中站了起來。石頭溼了。一片沒有石頭的乾淨大地也溼了。掃地的人望著雨,在想什麽呢。雨聲滴滴答答,他挂著耳機專注地聼,大口喝大口吃。

這一幕,我悸動。爲什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