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18

知識架構 vs 我自己。

因爲過了個很輕、很輕、輕得幾乎什麽都不有除了嚴重脫軌的睡眠周期的周末;日與夜正常得太厲害,幾乎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因適應不良於是幾乎要沉浸在無邊睡意中過去的周末。午睡補不回來、晚間十五分鐘睡眠延伸至八個小時,依然不夠,依然讓我迷糊得打開雜誌只想看圖説話打開電視只想讓性與城市隨意穿行打開電腦只想放任紅藍黃綠紫色球相撞消失的程度,連複雜點的遊戲都不想碰。

所以,掙扎流連到了周末終于即將結束的時刻,大腦終于發出紅色警告,再這麽輕飄飄地漂游下去,即將被空泛蒼白淹沒了。失去重量等於失去重心,再笨重的軀殼都留不住即將飛上青天的想法,什麽都升天以後我將只剩一堆血和肉。我需要重量,我需要、需要、需要。(貪婪的如此旺盛,家裏四處散落著我急需過的認真考慮過沒有它(們)不能活的培育我的構成我的養分糧食,還要是亂中有序地癱瘓在隨手可及的地方,可我原來早已養成視而不見的本領。)

零落嗎,我知道。我只是需要一吐爲快,其實,還不到能夠整理的理智程度。(周末還在我尚未清醒。)

**

我需要重量。重量來自《八十年代訪談錄》的厚實安心,阿城。

關於生理與大腦的關係,阿城說,「一個人12至18嵗是思想、感覺最活躍的時期,一進入20嵗就成熟了,以後是把成熟的部分進行調理。」我能不能說所以當時我們年輕,我們曾經質疑、討論、辯解、分析過;再怎麽自認當時以爲青蔥其實蒼白,再懊惱自己荒渡美好日子其實正是從中經歷、感受、得到,然後建成我的知識結構。

而關於啓蒙,你的啓蒙是什麽,啓蒙其實是無從選擇的一件事,很直接地就是在你一無所知的時候,你能很神奇地憑藉你的本能去接觸一些能讓你忽然開竅的東西,或至少能打開你的視野開啓一道門一條路的地方。是天性還是運氣,是機遇還是一代人的共同追求,你能凴本能選擇的,最基本的是你選擇身處主流還是邊緣;再延伸,你這選擇又是基於什麽,基於你的背景你的身邊人你的性格麽。

於是我想我的啓蒙到底是什麽,衛斯理瓊瑤阿姨那些是我小時候的認字讀物,到忽然發現這世界有一個角落會讓人很着迷的很遼闊很多想法在無重力狀況下飄浮的,是中學時代讀到那些——米蘭 · 昆德拉、村上春樹、卡爾維諾、蘇童、西西那些,還有最教我莫名掙扎也最開眼界的邁克,文字可以這樣寫,故事可以這樣不煽情不製造緊張又衝擊高潮處處,這些那些構成以後的我,但,到底形成了什麽樣的知識結構?

而我,身處怎樣的一代人;這是我依然非常非常迷惑的一件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