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09

挪威的森林 1/4

後來,我慶幸我在16嵗那年初次讀過《挪威的森林》。有些隱藏的東西、會被吸進靈魂裏的東西就是要在某個時間點才能遇到;當年讀過什麽其實已經不復記憶,但當時讀過以後曾經找出來的某些契合靈魂的物質、或幫忙理清當時潛伏個性裏的某個東西、或純粹是我想過要很簡單地稱爲那樣那樣的人,深深深深影響過我,然後延綿至今。事隔10年以上,我仍然是我,變成俗物一枚只不過仍有些潛在欲望正在暗自漂流,重讀,能不能喚醒這些那些;也也許很難,讀著讀著能忽然感覺得到被什麽隔阻了文字與我,很多字在眼前游過但隨即消失,入了眼但沒能穿透視覺,就此消失。當年我看見的恍惚中的立體映像,如今仍然被模糊困在記憶庫中,漸漸漸漸淡去。

有一點點詭異的,是當年我讀《挪威的森林》也是我讀的第一本村上小説,是林少華譯的。當時不覺什麽,可後來歷經長長一系列的賴明珠譯本,村上=賴明珠這分不開的氣味已經深植,再分不開也不想客觀去剖析賴與林有何不同、和爲什麽。只是,再讀當年初次遇見那本,讀到村上小説裏出現的成語啊某种腔調啊,就是不適應、不適應、不適應。可我當年明明是藉由林沉溺村上的,潛移默化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16嵗那年讀過的書,到底怎樣影響了我的後來呢。16嵗那年還沒有在網上流連,我的世界狹小而專注;一本小説速讀細讀回轉再讀,一個句子一個句點都曾經在純淨的空間裏徘徊過,我當時的唯一,我當時的想象,我當時的世界;然後忽然發現,現今的我的世界其實並沒有比當時遼闊,現今的我的世界裏充塞了一整堆的垃圾,像Wall · e 的世界。

遼闊嗎,是腐敗與寂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