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13

愛我。

中午和E一起出去吃飯,在餐廳正中央,兩個人好好談了許多許多不受控制的感情的事。

這樣光明正大地談,有個好處,會很自然地覺得其實這些那些都是理所當然的,根本沒有誰需要自責。(永澤說,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下等人干的事 p135)

我說了我的抽離與循環;E不可思議地說,可是人,人是有感情的,你怎麽可能這樣理智呢

因爲E這樣說,於是我也好好想了一下這囘事。我說其實我並沒有那麽理智,我會失控、會心痛、會爲了不小心得到的半分鐘極度狂喜然後失魂心慟好多天;我會不計後果不管明天地去喜歡一個人,放肆地,然後一邊確信著這會過去的、什麽都會過去的,沒有什麽是永恒的尤其火花啊心動啊這一類的東西。但是說著說著同時也發現其實我真是小心地、謹慎地觀察遊樂場,即使放火也其實只在被好好圍起來的範圍内、水池正中央。

E說太聰敏的男子會讓人覺得自卑。可是我不會,我再沒有條件也會莫名其妙地驕傲,我只喜歡自己被很出色很出色的男生吸引,然後挖掘出他的弱點,然後從中鑽進去愛他、欣賞他、喜歡他,然後將那喜歡的部分消化光了之後乾脆地離棄。如果時間控制得宜,對方甚至不會太知覺所以也不會太傷害吧;至少我這樣以爲。

(永澤說(還是永澤),渡邊和我一樣本質上都是只對自己的事有興趣的人喏。只對自己在想什麽、自己感覺到什麽、自己怎麽行動,這些事情有興趣。 P89)

我其實會愛上的只是和我同類人的人嗎,也是那種自覺性自我保護功能很強的人;一旦意識到了不可能,就懂得收放自如的手段了吧,縱容感情怎麽瘋狂流瀉到發抖也好,過後就不該縱容行動自行決定什麽

所以天蠍座對對碰,誰都熾烈誰都耍狠誰都不受傷(或掩飾得好),最適合一起玩火了。

但是但是到了最後我忽然發現其實我還是不自覺中選擇了疏離。不介入、不假裝投入、盡量保持安全距離;我守護住新鮮感陌生感還有可以隨時抽離的超現實感,假裝這是另一個世界,沒過去、沒牽涉、沒交錯;你和我,都該像來自外太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